6平米 > 小品台词 > 相亲小戏台词
相亲小戏台词

作者:6平米

小品《相亲》剧本

喜剧小品】相亲

作者:郭连海

时间:现代

地点:公园

人物:男青年(30岁)

女青年(28岁)

(幕启:男边上场边唱)没有花香,没有树高,我是一棵被人冷落的小草,又是寂寞又是烦恼,你说我的心情它呀怎么能够好!

(白)小伙儿今年三十整,媳妇问题还是零,没媳妇的日子不好过:洗衣做饭不用说,晚上还——没人暖被窝!俗话说的好:花草渴望雨露,心灵渴望归宿,我呀迫切地渴望能有个媳妇。多亏好心媒婆儿来撮合,说有个姑娘挺不错,说啥也得试一下。这不今儿个约好公园见个面,第一次开始地下工作!接头暗号,看《XX晚报》!(坐排椅上看报)。

(女挎包上场白:)姑娘今年二十八,一朵鲜花要耷拉。今天来相亲,心里是七上又八下。为啥?因为我这长相跟实际年龄有一定偏差,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三十八。不行还得再收拾一下。(拿出小镜子,做涂脂抹粉状)“当户理红妆,对镜贴花黄”化妆和不化妆的效果就是不一样,还别说我这一收拾呀,还真有点七仙女下凡的模样!(自语)接头暗号看《XX晚报》。

(女做找人的动作)

(男脸贴在报纸上,女凑上去看,男移报纸女跟着动)

男:哎呀,太难看了!

女:(生气地:)他说我难看!

男:哎呀,一个人不敢看俩人还得带着手榴弹!哎这个好,漂——亮!

(女高兴地)他说我好看,哎呀,羞死人啦!

男:多好的驴啊!

(女气的一跺脚,不小心踩在男的脚上)

男:哎吆,我的妈呀

女:谁是你妈呀?我有那么老吗?

男:我的妈呀疼死我啦。你踩着我的脚了!(抱脚)

女:啊,对不起,实在对不起!

男:大妹子,幸亏不是用脚后跟踩的,要不然这个脚可就残废了!(男注意到女手里XX晚报。像发现新大陆似的):《XX晚报》!你是——你就是——(便用手指着)

女:(惊喜地点头)对,是我!

男:你是——什么来着?

女:我就是蔡花,蔡花儿的蔡,蔡花的花儿。

男:哎呀,真是不踩不相识啊!(转身对观众说)人家找对象能亲一口,我倒好先让人家踩一脚!啊,请坐。

女:(刚要坐)

男:等一等!

女:(吓一跳)

男:(一瘸一瘸地过去,用屁股擦椅子)请坐!

女:(会心一笑)您就是——

男:我就是刘四儿,刘四儿的刘,刘四儿的四儿,反正都一回事儿。(掏名片)这是我的名片,请审查,不是,请过目,不是,请留念,也不是——

女:(看名片看半天,皱眉头)这什么字儿啊,我不认识啊,看不懂!

男:啊,这是我自己设计的!看不懂啊。

女:看不懂,根本就没这么个字儿,左边一个文右边一个刀——

男:这不念刘嘛。

女:不是刀,是一个立刀!(用手比划)

男:立刀不是刀吗?

女:没这么写的!

男:那我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姓刘——

女:叫刘四儿——

男:我的吗呀,你咋知道的?

女:刚才介绍过了。

男:啊,对对说过了,本人政治面貌:又黑又瘦!

女:啥?啊,你的确是又黑又瘦!

男:本人婚姻状况:未婚!未婚——就是还没有结过——婚!

女:这还用说吗?

男:必须说,很多人以为我是二婚!见了面老问我:兄弟,孩子多大了?你说多尴尬!我想大声地告诉他们我——还是处男呐!

本人性别:男——

女:这个也不用说。

男:必须说!有些人老在我背后议论我,说我没有男人味儿,越看越象老娘们儿,我想大声地——郑重地——严肃地对他们说:“我——不是老娘们儿!我是正宗的——大老爷们儿!”

女:(笑)我知道你是男的——

男:我真的是男人!(做健美动作)做男人挺好!本人成分:贫农。

女:你家是贫农?

男:啊,不,是富农!

女:你家是富农?

男:不,是地主。

女:地主?

男:不是地主,是汉奸——

女:汉奸?

男:不是汉奸,是汉族!啊呀,出了一身汗,汉族!汉族!到我现在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

女:什么道理?

男:为什么男人都带这个东西!

女:为什么?

男:(用领带擦脸,感慨地)原来是擦汗方便啊!

女:笑

男:我的理想——我的理想是当一名工程师!

女:好啊,搞什么工程?

男:给万里长城贴瓷砖,送神州七号上蓝天!

女:神州七号早上天了!

男:啊,那我就不送了!总之我想走出国门,放眼世界,走出亚洲,——去趟非洲!

女:为什么去非洲呢?

男:冬天去非洲——暖和!

女:那夏天应该去南极洲!

男:为什么?

女:夏天——那里凉快!

男:是啊我的猪房就太热了!得想法子降温啊。

女:你的住房太热?多大平方的呀?

男:三亩地儿的空间。

女:啊这么大?

男:小了住不开啊,八十多头呢?

女:啊?

男:啊,我是养猪专业户。养猪的。

女:原来如此。听说你三十了?

男:是的。

女:那咋才找对象呢?

男:唉,石头腌咸菜---- 一盐难进 (一言难尽)啊,以前主要是人家条件高,嫌俺家穷!以前家庭条件确实也太困难了!

女:困难到什么程度?

男:这么跟你说吧,我家穷的,连耗子都不上我们家去了。

女:为什么呢?

男:因为找不着吃的!耗子到我们家转两圈就饿的走不动了。要是把它扔进邻居家里——

女:怎么样?

男:它就撑的钻不进老鼠洞了!

女:差距也太大了!

男:现在条件好了,可人家又嫌我的条件高了!

女:你要求啥条件啊?

男:第一:得心肠好的,第二:得个子高点的。

女:多高啊?

男:一米五左右的!关键是得找个有文化的,正规院校毕业的,高学历的!

女:啥学历啊?

男:最起码——小学毕业的!

女:这还高啊?

男:别提了,前几天别人给我介绍了一个大学生,我就问她,我说你一个大学毕业的,干嘛跟我一个养猪的?她的回答很干脆——

女:咋回答的?

男:(学女声)其实无所谓!工作不好找,还不如找个养猪的!后来我才知道那个毕业证是50快钱买来的!

女:闹了半天是假的!

男:这年头啥都有假的,假烟、假酒、假钞、假药、假奶粉,还有假人儿 ——

女:啥?还有假人儿?

男:那可不,前些天听说俺们村的二楞子就让假人给骗了。

女:咋骗的?

男:找了个女朋友——是男人儿!

女:女朋友是男人儿?有这样的事?

男:嗨,要不咋叫二楞子!你找哪个国家的女人不好偏偏找个泰国的!

女:(笑)

男:所以我就得出了一个结论:

女: 什么结论?

男:很多东西都是假的!——只有骗子是真的!

女:这话倒很经典!

男:哎呀,最近出现了很多以HD90、HB90开头的百元假钞,就很疯狂啊!(手机铃声响起)喂——啊,我在干什么?我——(小声地)在找对象!啥?听不清楚?我——(稍大声)在谈对象!还是不清楚?信号不太好。(大声)我在搞对象!(女吓的从椅子上掉下来)什么?赶紧回去?老母猪生病了?哎呀我的妈呀,老母猪可怀了猪仔啊——(转身不见女,奇怪地)哎人哪里去了,怎么趴地上了?(匆忙地)同志,你看时候不早了,咱俩谈的也不少了,我家的老母猪生病了,我得赶紧回去了——(要走)

女:等一等——

男:啥事啊

女:让我瞧瞧去。

男:瞧啥啊,你还会给老母猪看病啊?

女:(自豪地)那当然,不瞒你说本姑娘是学兽医的!刚才没好意思说,现在看来专业还挺对口的!走!

男:哎呀,我的妈呀,太好了!走!

(剧终)

小品剧本《相亲》

小品《相亲》 飞扬监 女 :老憨呀,老憨,老憨呀,起来 赵:恩(二声上扬) 女:别搁这睡了 赵:(咳嗽)恩哼,怎么地啊 女:起来 赵:这今个

小品相亲台词

赵本山版相亲-----女 :老憨呀,老憨,老憨呀,起来

赵:恩(二声上扬)

女:别各这睡了

赵:(咳嗽)恩哼,怎么地啊

女:起来

赵:这今个太阳各乃头出来滴,这离婚一年多了,头一次跟我说话呀

女:起来,别各这睡了,啊!

赵:不各这睡上哪睡去啊?恩?

女:出去溜达溜达去

赵:溜达啥呀

女:天多好啊,上外溜达溜达去呗

赵:你有事吧

女:呵,我想给咱家汇个朋友

赵:(起身)恩?

女:(声调抬高)我想改咱家汇个朋友

赵:汇朋友,啥朋友啊

女:(低头不屑的声音)相老伴

赵:相老伴?

女:恩

赵:干啥得

女:干啥地,跟你还有关系吗?

赵:没关系是没关系,你找一个咋地也得比我强啊,要不白找了么,呵呵呵,我帮你把把关

女:唉呀,人家住一千多坪米的房子,管两千来人,不如你

赵:那太好了,那是老板呐!

啥前来啊

女:一会儿就到了,你别各这闲聊了,快走吧

赵:那我先除去啊

女:你先除去

赵:行,我上哪躲一会儿去,是吧

女:除去呀

赵:讲好了啊,你们谈好你就除去节婚去,你都没事,好不好

女:你愿意要啥你都拿走。哎,可真是得,自从打我会扭秧歌之后,你看看我这人缘!主动往咱们家送饭得,送药得,还给我送着暖水袋地

赵:嘿嘿

女:照顾我照顾地多详细。今天这饭也送来了,你那上外嚼,拿,你除去吃去,去吧

赵:我上哪吃去

女:上内边吃去

赵:乃边是门啊

女:内边是门,你都懵了,你睡懵了你啊

赵:哎呦

宋:(上场)海燕儿,在家不(拉长音)

拍手,开门呐海燕儿

女:就怨你,墨迹墨迹,让你除去,你说你就不除去!

来啦,这撞上了,说点儿啥

赵:来了吗?

女:那还不是?!

赵:那我咋整啊

女:你各这你是除不去了

赵:(几乎同时说,手指门)那我就出去呗

女:除去咋说

赵:我除去,我说我刚谈完没行,你来谈来吧

女:我干哈地,我一个接一个谈呐!

赵:这不显的你火吗,你这应接不暇吗,左一个右一个谈,不显得你身价高了么!行不行?

赵:我出去

女:(与上几乎同时说)拉到吧,你不能除了,你这除了撞上没法说,不行你从窗户走吧

赵:我从窗户走我就彻底走了,这是六楼!

女:那你就各这坐着,那你就坐这儿,一声别吱,我说啥是啥,啊!

赵:行!

宋:海燕,开门呐!

女:啊!哎!

女:啊哼,啊哈哈

宋:哎呦吼吼吼吼吼吼

(倒吸一口气,贱声道)海燕!

女:(接过花)这么大岁数扯这个干啥!

宋:哈哈哈哈哈哈哈(抽一下)

(坐,坐赵身上)、

哎呦我滴妈呀,这可吓死我了!

这怎么还有个人A!

女:呵呵,我表哥。

赵:(嘿嘿笑)

宋:恩?

女:我表哥

宋:表哥呀!诶油我天呐,那表哥在,你怎么不提前通知我呢,(拍手)什么礼物都没带,两手空空,表哥,你好(握手)没带什么礼物!

赵:这不带了么!巧克力夹心儿饼干!

宋:表哥真幽默,(笑+抽)

女:快坐,坐

赵:呵呵,诶呀!

宋:这被?

女:别个住这了

宋:住多少(快速的说)年了

赵:我各里屋住二十年,各这住一年,呵呵

女:啊哈,内个表哥瘫痪,我一直伺候着

宋:瘫痪了,哈!哎呀,遭罪呀!(对笑两声)

女:内个家来客人了,烧点水去,

赵:啊?

女:家来且了,烧水去啊

赵:我不瘫痪吗?

女:啊!哈,哈,我忘了,我去烧水去,您俩唠啊,后遗症,说啥话啊,招头不招尾得,被往心里去啊!

宋:好!不往心里去。

女:(对赵)被瞎说,奥!

宋:(双手贴膝,坐直,笑+抽)

赵:你是本地人吗?

宋:(咬音)本地!

赵:嘿嘿,有六十多岁呀!?

宋:五十四,属鸡。

赵:呵,五十四,那长得可够着急地了!

宋:哈哈,老哥真幽默!

赵:您俩命相不合!她是属猴,五十五,你五十四,属鸡!我看成不了!

宋:没那说!那都过去啦!现在都看星~~~~座!

我~~双子座,她!~~白羊座,星座特别合!

大哥!你~什么星座!

赵:呵呵,我是沙发座地!我瘫痪,哪也去不了了!

宋:我问你星座

赵:你星不星座,我也底各这座着了,瘫痪~~!

宋:哈啊啊啊,哎呦!这表哥,这算是整不明白了!

(赵抢杯)

女:给客人得!

赵:啊,我看看这。。。

(舔杯嘴,吐茶叶)

赵:茶叶都妹漆开,你喝吧!

女:这给客人水,你说你抢着喝什么玩意呢!

你,上内屋待会儿去吧

赵:啊,

女:上内屋去吧

赵:我瘫痪!你看咋老忘呢!我好啦?

女:内什么,那你在这儿吧,咱上内屋去

宋:啊,

(对赵)内个(加手势指向里屋)

宋:笑(往一起串)哎呀,真不容易呀,伺候这么个瘫痪地表哥二十多年,不简单呐!

女:哎呀,谁摊上都得这样!

宋:那就那么说,谁,谁摊上谁够呛!

女:哎,我问你个事呗

宋:啊?

女:其实问都看出来了

宋:(拍海燕)别瞎问!我是男滴!(拉长音)你说你们这几个人,谁得谁问,谁得谁问,这几个小老太太一天把我问蒙圈啦都!呵,给我问地握各个都不知道自己是咋回事了,这一天天地!现在上厕所我都不知道是蹲着好还是站着好,你说说(拍手)

女:哈哈嘿哈哈

(对笑,宋:笑+抽)

(赵进来,大抽,往后躲)

女:不是,你咋站起来了呢?

赵:咋地啦?我说你这谈对象加点小心,你别把命都谈没喽!注点意奥!

女:你,你快回你内屋去!

赵:你们聊吧,我继续瘫痪!

宋:咋?咋回事啊?

女:后遗症,精神也想不正常似地!

宋:奥,奥,哈哈,哈,哈!

女:其实你说你想哪去了,我知道你是男得!

宋:瞅你哪损嗮!

女:我吧!我是想问你啥呢!呵,自从打我会扭秧歌,你说我家问口,给我送饭,给我送药,还给我送热水袋,知道我这老寒腿,呵呵,你说多细心,这么体贴照顾我,呵,除了你这细心的人,没别人!

宋:呵!爱情都是无私地!海燕呐!(抽)你既然对我没什么别地看法,那咱们都这么大岁数了,别扯内些个没有用地了,内个,明天呐,我就搬过来咱们一起住吧!

赵:怎么得?

女:你咋又来了呢?

赵:我这打听打听,你们怎么,要,搬这住来?

宋:我要搬过来,这多好啊,小家!

赵:你那不有房子么!那,表哥上哪起?

宋:你搬出去呗!

赵:我搬出去?你让我上桥洞住去啊?咱不讲好了!你那不有一千多米用,房子吗?

宋:我内一千呐!太旷,太大啦,来回求点东西都得用车推呀!我内屋灰也大,像咱们这么大岁数,收拾一回,太费劲呐!

赵:是吗?是啊(几乎同时说)

宋:那表哥你要不闲乎,那咱们三个住一块呗!

女:咱仨住一起呀!?

宋:啊,恩

赵:那不行!

宋:两千多人我都伺候了!不差表哥这一个人!等我过来了,我跟海燕一起伺候你!表哥!我伺候人,伺候地,可好了呢!(贱声)哈哈(笑+抽+往死笑)!

赵:你这是干啥!我这,让你伺候一天,就能把我伺候走了!

女:不是,这话赶话唠叨这儿了,他也没说非得要搬过来!也没说撵你走,你又过来干啥呀!

赵:谈对象地,就坦诚点,把自己地,怎么回事就跟人说说就完了!是不是?

宋:内个?内个?你结过婚呐?

女:唉呀!那都二十多年的事了!

宋:又孩子不?

女:没有!

宋:二十多年不要孩子?因为啥呀?

女:老头不行!

赵:老头哪不行呀?

女:怎么地?我说老头不行你咋还不愿意呢?老头怎么地,老头不行,老头有病!

赵:老头啥病啊?

女:不生!

赵:你不能能么整啊!你搞对象你就说你地事得了呗!人老头好好得,咋又不生啦呢!

女:老头死了!

赵:老头死了?啥前死地?

女:没死!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赵:那不还是死了吗?你咋这样呢!

女:怎么得!我谈个对象你还非得给我搅黄了,就好呗!

赵:你谈对象谈你地,是不是,也没说不让你谈对象!你别埋汰你老头,你老头好好得!另外你还说不生,不生孩子哪来得!你都有孩子了,孩子都有孩子了!你就实实在在地,你们俩成了,成了就赶紧,各一块堆,好好过两年!

女:我就想跟他说内意思,就是我轻手利脚地,我啥负担也没有,就没有任何后顾之忧!

赵:你是没后顾之忧,你别给别人整后顾之忧哇!是不是!?

女:那你内意思,我就实惠儿,全都告诉他呗!

赵:你就实惠儿,你咋回事!怎么回事!

女:我离婚了!

赵:咋离地?

女:性格不合!

赵:拥唔啥?

女:毛病太多!

赵:啥毛病?

女:就打呼噜!

赵:打呼噜?

宋:不算病!

赵:你有呼噜没?

宋:我也打!

赵:估计,起码你也打不出啥声来!

宋:(抽)

女:你这呼噜多大呼噜哇!你看看人家那呼噜!那家时,吓死你!你刚一睡着,给你吓醒了,你踹一下,不睡了!瞪眼瞅你各那睡!像守灵是地,吓人不?你说你吓人不!?

赵:这儿边打点呼噜你睡不着,人,内边就等你睡,你睡着了之后,天亮了人才睡!你不寻思!你好哇?

女:我怎么地?

赵:你自从练扭秧歌开始,就没得好!这家伙,一天画地像妖精是得!第一次扭秧歌回来了,那家伙,那脸画得,像乌眼青是得,各大门口,哐差,一按呐门铃,就不进屋了,我趴门眼那一看,我以为我妈回来了呢!我随后我就烧纸,各那磕头哇,这一上午!这人就不进屋,后来各门课睡着了!

进屋了,就跟我规定,

说是内啥,

咱俩今后哇,就谁也别管着谁,我这门你不许进,我只要往里屋踏进一步,广我要过桥费,五块!后来我给她,各这叠叠被,各这屋睡会觉,各我这脑门这贴个条,说是,违停!罚款一百!

宋:没少罚呀!

赵:我告诉你,也就我这样地,你要想跟人家好好过,坦诚得告诉人家你又啥毛病,我祝福你们!是不是?

宋:对,诶!

赵:就这老头,说是话,这人挺好,人家又给你送暖宝,又给你送这送那个得,一般人能吗?一瞅就说实话地人,是你送得,好?

宋:是不是,我送得!

赵:是不是你送滴她!

宋:是不是我送得!

赵:是,不是,送得!

宋:是!不是我送得!

女:到点是不是你送滴?

宋:是!不是我送得!说多少遍了,这俩人!

赵:你听明白没?

女:我没听明白,谁,送滴到是啊?

宋:就是,不是我送得!

女:那你就把是扔了得了呗!

不是你送?那谁送滴啊?

赵:谁傻啊,给你送啊?这儿些年还有比我还了解你地?

我天天把饭给你做好了,我不敢给你端去,怕你不吃,完事,我就给你放外头,我说有人给你送饭,这家伙过去做饭,你,那个这个!

女:诶,不对,你做那饭啥味儿,我都吃一辈子了,我还不知道?这饭可香了!

赵:可不是么?原来就是不香么!这,放外面放一会,这拿回来,这家你吃滴!那就变味儿了!你说说。

女:不是,那你做地,你还扯着干哈,你就说得了呗!

赵:我说啥啊?说你吃吗?你别说我害你,给你下药了!谁能了解你?

另外你还得注意她腿也不好,有老寒腿,腰又疼,我又给她送暖宝,以后哇,你们俩好好过,只要这儿屋给我腾出来,你就上他那一千平米住去,

宋:哎呀!那你就是她老头吧?

赵:你看着没?傻子都看出来了!

宋:嗯!

我听到这儿我才明白过来呀!

内个这么好个大哥,海燕呐!

你可长点心吧,这才是最最疼你的人,这才是最爱你地人呐,你可别瞎整了,还把我领家来,你胆儿,多肥呀你!

我要告诉你,我内一千多平你指不上了,

女:怎么地呀?

宋:我那是单位锅炉房!

女:那你咋说你管两千多人呢?

宋:供暖吗!

女:你就烧锅炉地啊?

宋:嗯!

赵:你看见没,这色可不对上了么!烤得!

宋:原来内,烧小锅炉,就这么大,摇啊摇啊摇啊摇,当!呵!崩苞米花,呵呵呵!

后来改烧大锅炉了,原来吧,我这色也没这么深,咋回事呢,内回吧,这锅炉里面就缺煤了,炉子里缺煤,我着急往炉子里推煤呀!

推一小车煤,跑快了,到炉子门口也没撒住车,连我带车一招射炉子里去了!这是我腿脚快爬出来了!哈哈(笑+抽)

就烤成现在这样,你说,你说招笑不招笑!(笑+抽)

赵:那行吧,那你就跟他好好过吧,我也就祝福你们,好不好?

宋:大哥,你别结,别祝福我,我跟你们比不了!

赵:这儿人挺好,

宋:这儿人好人啊!我跟大哥比不了,海燕呐,你可长点心呐,找这么个人不容易,这么大岁数了,还扯啥呀!

我说你,你听清没?你是不傻(嘴张大说)是不傻!多傻!多傻!(拍她)

行了,行了,内个大哥,我就不在这长待了啊!

这我也,我待,也待不下去,内个到点了,我得扭秧歌去了!

海燕呐,这才是你最温暖而又安全的巢穴,(拍)记住啦!

个,损嗮!你瞅瞅!

赵:去扭秧歌去吧!

女:不去。

赵:不去我去了奥!

女:你去干啥去?

赵:我再不去彻底就瘫痪了!我得赶紧地,去练练眼神去!

女:那,那你去扭秧歌锻炼身体吧!

赵:好!

女:死老头子!这儿回就搬这屋来啦!

赵:好啊!

女:我跟你去扭去!走啊

赵:好啊!

宋小宝小品《相亲》台词

2011年辽宁春晚 赵本山《相亲》完整台词及东北话解释

作者:尹琪

导演:赵本山

表演:赵本山 宋小宝 赵海燕

整理:Toray qq83490494

(场景:两间房,老憨在外屋(客厅)捂被子睡觉,海燕正要去叫醒他……)

赵海燕:老憨啊,老憨?老憨啊,起来!

赵本山:(掀被子)啊?

赵海燕:起来!别搁这睡啦!

赵本山:怎么地啊?

赵海燕:起来!!!

赵本山:(掀被,躺着)这今儿个太阳搁那头出来的啊?这离婚一年多了,头一次跟我说话呀!

赵海燕:起来,别搁这睡啦!

赵本山:(起身)不搁这睡上哪睡去呀?啊?

赵海燕:出去溜达溜达去!

赵本山:溜达啥呀?

赵海燕:天儿多好啊,上外溜达溜达去呗。

赵本山:你是有事儿吧?(把“事儿”说得很重)

赵海燕:(不好意思)呵……我想搁咱家会个朋友。

赵本山:啊?(吃惊)

赵海燕:我想在咱们家会个朋友!(语气重)

赵本山:会朋友?啥朋友啊?

赵海燕:(害羞)相老伴儿。

赵本山:(深吸一口气)相老伴儿啦?

赵海燕:嗯!

赵本山:干啥的?

赵海燕:(反感)干啥的……跟你还有关系吗?

赵本山:没关系是没关系,你找一个咋的也得比我强啊,要不白找了吗?我帮你把把关。

赵海燕:(讽刺)哎呀……人家住一千多平米的房子,管两千来人儿……(摇头)不如你!

赵本山:那太好了。那是老板呐!啥前儿(什么时候)来呀?

赵海燕:一会就到了,你别搁这闲聊了,快走吧!

赵本山:(紧张,要走)那我先出去呀?

赵海燕:你先出去。

赵本山:(站起,找地方)行,我上哪儿躲一会去是不?

赵海燕:你……出去呀!

赵本山:讲好了啊(事先声名):你们谈好了你们就出去结婚去,都没事儿,好不好?

赵海燕:你愿意要啥你都拿走。唉,可真是的,自从打我会扭秧歌之后,你看看我这人缘儿:(收拾礼品)主动往咱们家送饭的,送药的,还有给我送这暖水袋的。照顾我照顾得多详细!今天这饭也送来了,(给老憨)你拿(着)上外(面去,这是)奖赏你。出去吃去,去吧!

赵本山:(接过)我上哪吃去?

赵海燕:上那边吃去!

赵本山:哪是门呢?

赵海燕:那边是门,你都蒙了你,睡蒙了你呀?

(宋小宝在门外,手拿一支红玫瑰)

宋小宝:海燕儿~~?在家不啊?(敲门)开门呐海燕儿!

赵海燕:(紧张)就怨你,磨叽磨叽,让你出去你说你就不出去!(人家)来了,(你跟他)这撞上了,说点儿啥?!

赵本山:来了吗?

赵海燕:那还不是?说点啥?

赵本山:那我咋整(怎么办)啊?

赵海燕:你搁这你是出不去了。

赵本山:那我就出去呗?

赵海燕:你出去咋说?

赵本山:出去我说我刚谈完没行,你来谈来吧?

赵海燕:我干啥我一个接一个的谈呐?

赵本山:这不显得你火嘛!你这应接不暇嘛!左一个右一个谈,这显得你身价高了嘛!行不行?我出去……

赵海燕:(赶紧拦住)你拉倒吧!你搁这不能出了,你出去撞上没法说,不行你从窗户走吧。

赵本山:我从窗户走我就彻底走了!这是六楼!

赵海燕:那你就搁这坐着,你就坐这儿!一声别吱,我说啥是啥,啊?

赵本山:行。

(小宝等不及了)

宋小宝:海燕?开门呐!

赵海燕:唉!(开门)

宋小宝:(见面,开怀大笑)哎呦吼吼吼……呃……海燕!……

(送花)

赵海燕:(看到那一支玫瑰)这么大岁数扯这个干啥?

宋小宝:呵呵呵呵呵呵呵呵,err~

(坐下,发现坐在了赵本山身上,猛然吓起来……)

宋小宝:(惊魂未定,手拍胸膛)哎呀我的妈呀!这可真是吓死我了,这怎么还有个人啊~~?!……

赵海燕:(不好意思)(手指赵本山)我表哥。

宋小宝:(看看赵本山,又看看赵海燕)啊?

赵海燕:表哥。

宋小宝:(转惊为喜)表哥呀~~~!(埋怨海燕)哎呦吼天哪,那表哥在你怎么不提前通知我呐~~~!什么礼物都没带,两手空空,(握手)表哥您好,没带什么礼物……

赵本山:这不是带了嘛——巧克力夹心儿饼干(小宝的手由于被烤,颜色较深呈褐色,像巧克力颜色。本山手较白,被小宝的两只手夹在中间,跟巧克力夹心饼干形式一样)

宋小宝:表哥真幽默,呃哈哈哈……er~

赵海燕:唉快坐,坐。

(小宝座下,与赵本山相视,笑起)

宋小宝:(指着被子,问海燕)这被子(怎么回事儿)?

赵海燕:表哥住这儿。

宋小宝:住多少年了?

赵本山:我搁里屋住二十年,搁这住一年。

赵海燕:那个……表哥瘫痪,我一直伺唤(伺候)他了。

宋小宝:(同情)瘫痪啦哈,唉呀遭罪呀!

赵海燕:(指本山)那什么,家来客人了烧点水去呀?

赵本山:啊?

赵海燕:家来且了(客人)烧水去呀?

赵本山:我不瘫痪嘛!

赵海燕:啊哈,我忘了,我去烧水去。你俩唠啊,(悄悄跟小宝说)(他是)后遗症,说啥话呀着头不着尾的,别往心里去,啊?

宋小宝:好嘞你去你去。

赵海燕:(看都不看,对赵本山说)别瞎说啊!

(两人对视)

宋小宝:呵呵哈哈哈哈哈哈……er~

赵本山:你是本地人吗?

宋小宝:本地。

赵本山:有60多岁呀?

宋小宝:54,属鸡——

赵本山:呵呵,54?那长的可够着急的。

宋小宝:哈哈哈哈哈……,表哥真幽默。

赵本山:你俩命相不合:她是属猴,55,你54属鸡,我看你俩成不了。

宋小宝:没那说~~~那都过~去~啦~,现在都看星~座~。我~双子座~她~白羊座~,星座特别合~~~。大哥,你什么星座~?

赵本山:我是沙发座的,我瘫痪,哪也去不了啦!

宋小宝:啊哈,我问你星座?!

赵本山:你兴不兴坐我也得搁这坐着了,瘫痪!

宋小宝:(无奈)这表哥,这算是整不明白了。

(海燕端水来)

赵海燕:来,喝水

(赵本山抢过去)

赵海燕:(尴尬)给客人的你这……

赵本山:啊,我看看你沏没沏开? (喝一口,吐出茶叶)茶叶都没沏开,你喝吧!(给小宝)

宋小宝:(尴尬,欲言又止,无语)……

赵海燕:这给客人的水你说你抢着喝什么玩意?你上那屋待会去啊?(指里屋)

赵本山:啊?

赵海燕:上那屋去呗?

赵本山:我瘫痪,你咋老忘呢?……又好啦?

赵海燕:那什么,那你在这吧,咱上那屋去。

(海燕从小门通过,小宝直接穿墙入室。到里屋了,一人坐一边。两人脉脉……)

宋小宝:吼,唉吼吼吼。唉呀,真不容易呀,伺唤这么个瘫痪的表哥二十多年……不简单呐——

赵海燕:唉呀谁摊上都得这样。

宋小宝:那就那么说。谁,谁摊上谁够呛啊。

赵海燕:唉我问你个事儿,(神秘兮兮)其实我都看出来了……

宋小宝:(打海燕一下) 别瞎问,我是男的~~!你说你们这几个人儿,谁逮谁问,(谁遇到我都问)谁逮谁问,这几个小老太太一天把我问蒙圈了都(都把我问晕了)。把我问得我各个都不道各个咋回事儿了(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了),这一天天的(东北口头禅),现在上厕所我都不知道蹲着好还是站着好了,(狂笑,手舞足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赵本山站起来从门口看小宝)

宋小宝:(看见赵本山竟然站了起来,吓到了一边) er~!

赵海燕:不是,你咋站起来了呢?

赵本山:咋地了?我说你们这谈对象可加小心呐,别把命谈没喽,注点儿意啊!

赵海燕:你快,回你那屋去。

赵本山:你们聊吧,我继续瘫痪。

宋小宝:(纳闷)咋回事儿啊?

赵海燕:后遗症,精神也像不正常似的。

宋小宝:啊,哈哈哈。

赵海燕:(言归正传)那你说你想哪去了,我知道你是男的……

宋小宝:你瞅你那损色儿……(看你那损样儿)

赵海燕:我吧,我是想问你啥呢……自从打我会扭秧歌,你说我家门口,给我送饭,给我送药,还给我送热水袋,知道我这老寒腿。你说多细心,呵~这么体贴照顾我,除了你这细心的人儿,没别人儿……

宋小宝:(不好意思)爱情,总是无私的。那海燕……海燕呐~~你既然对我没什么别的看法,那咱们都这么大岁数了,别扯那些没有用的啦。那个明天呐,我就搬过来咱们一起住吧~~

赵本山:(听到后立即过来)怎么地?

赵海燕:你咋又来了呢?

赵本山:我寻思打听打听你们怎么要搬这儿住来?

宋小宝:我要搬过来。这多好啊,小家。

赵本山:你那不有房子吗,那表哥上哪去啊?

宋小宝:你,搬出去呗?

赵本山:我搬出去?你让我上桥洞住去啊?咱都讲好了,你那不有一千多平米的房子吗?

宋小宝:我那一千那,太旷~~太大了~~来回取点东西都得用车推呀~~

赵本山:是吗?

宋小宝:我那屋灰也大。

赵本山:是吗?

宋小宝:恩,像咱们这么大岁数收拾一回太费劲。

赵本山:是啊!

宋小宝:那表哥,你要不嫌乎(不嫌弃)那咱们仨个住一块儿呗?

赵海燕:咱仨住一起呀?

宋小宝:恩。

赵本山:那不行!

宋小宝:两千多人我都伺唤(伺候)了,不差表哥这一个人儿。等我过来了我和海燕一起伺唤你。表哥,我伺唤人伺唤得——(拍一下赵本山)可好了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赵本山:(看着小宝笑抽的样子)你这是干啥呀?我这让你伺唤一天就能把我伺唤走了。

赵海燕:这话赶话唠到这了,他也没说非得要搬这来,也没说撵你走,你又过来干啥呀?

赵本山:谈对象呢,就坦诚点,把自己的怎么回事儿都跟人说说就完了,是不是?

宋小宝:那个,那个你结过婚呐?

赵海燕:唉呀那都20多年的事儿了。

宋小宝:有孩子没?

赵海燕:没有

宋小宝:二十多年不要孩子,因为啥呀~~?

赵海燕:老头不行。

赵本山:老头哪不行了?

赵海燕:怎么地我说老头不行你咋还不愿意呢?不行怎么的老头有病!

赵本山:老头啥病啊?

赵海燕:不生!

赵本山:别那么整啊。你搞对象,你就说你的事儿得了呗,老头好好的咋又不生了呢?

赵海燕:老头死了!

赵本山:老头死了?啥前儿(什么时候)死的?

赵海燕:没死,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赵本山:那不还是死了吗?你咋这样呢?

赵海燕:怎么的我谈个对象你还非得给我搅黄了就好呗?

赵本山:那谈对象谈你的,是不是?也没说不让你谈对象。你别埋汰你老头,你老头好好的。另外你还说什么不生,不生孩子哪来的啊?你都有孩子啦,孩子都有孩子啦。你就实实在在的,你们俩成了,成了就赶紧搁块堆儿(凑一起)好好过!

赵海燕:我就想跟他说那意思我轻手利脚的我啥负担也没有,就没有任何后顾之忧!

赵本山:你是没后顾之忧,你别给别人整后顾之忧啊,是不是啊?

赵海燕:那你那意思我就实的惠儿(实打实)全都告诉他呗?

赵本山:你就实惠儿告诉人家你咋回事儿,怎么回事。

赵海燕:我离婚了。

赵本山:咋离的啊?

赵海燕:性格不合。

赵本山:拥呼啥(因为什么)?

赵海燕:毛病太多。

赵本山:啥毛病啊?

赵海燕:就打呼噜。

赵本山:(招呼小宝)打呼噜……

宋小宝:不算病!

赵本山:你有呼噜没?

宋小宝:我也打。

赵本山:估计这情况你也打不出来啥声来。

宋小宝:er~

赵海燕:你这呼噜多大呼噜啊?你看看人家那呼噜,那家伙叫是,吓死你!你刚一睡着,给你吓醒了,踹一下,不睡了,瞪眼瞅你搁那睡,跟守灵似的。吓人不?你说你吓人不?

赵本山:这边打点呼噜你睡不着,人家这边就等你睡,你睡着了之后天亮了人家才睡。你不寻思你好啊?

赵海燕:我怎么的?

赵本山:你自从这扭秧歌开始,就没得好。这家伙,一天画得像妖精似的。第一次扭秧歌回来了,那家伙那脸画的,像捂眼青似的。搁大门口,咣当一摁完门铃,就不进屋了。我趴门眼一看——我以为我妈回来了呢,我随后我就烧纸,搁那磕头哇……这一上午,这人就不进屋。后来搁门口睡着了,进屋了就跟我规定,说是那啥,咱俩今后啊,就谁也别管谁,我这门你不许进,我只要往里屋踏进一步,管我要过桥费,5块。后来我给她搁这叠的被子,搁她这屋睡会觉,给我这脑门上贴个条,说是违停,罚款一百。

宋小宝:没少罚呀~

赵本山:我告诉你,也就我这样的。你要想跟人家好好过,坦诚地告诉人家你有啥毛病,我祝福你们,是不是?就这老头,说实话这人挺好,人家又给你送暖宝,又送这送那个的,一般人能吗?一瞅就说实话的人,是你送的噢?

宋小宝:是不是我送的。

赵本山:是不是你送的?

宋小宝:是不是我送的。

赵本山:是不是你送的?

宋小宝:是,不是我送的!

赵海燕:(急了)到底是不是你送的

宋小宝:就是——不是我送的,说多少遍了?

赵本山:你听明白没?

赵海燕:我没听明白,到底谁送的?

宋小宝:就是不是我送的。

赵海燕:那你就把是扔了得了呗!不是你送那是谁送的啊?

赵本山:谁傻呀给你送啊?这些年还有谁比我了解你的啊?我天天把饭给你做好喽,我不敢给你端去,怕你不吃。完事呢就放门外头,我说有人给你送饭,这家过去做饭,你那个唧唧……

赵海燕:(打断话)不是,不对,你做那饭啥味儿我都吃一辈子了我还不知道?这饭可香了!

赵本山:可不是嘛。原来就是不香吗,这送完饭以后拿回来,这家伙你吃的,那就变味儿了,你说说……

赵海燕:不是,那你做的你还扯这个干啥?你就说得了呗!

赵本山:我说啥呀?说你吃吗?你别说我害你给你下药了!谁能有我了解你?另外你还得注意她腿也不好,有老寒腿,腰又疼,我又给她送暖宝。以后啊,你们俩好好过,只要这屋给我腾出来,你就上他那一千平米住去……

宋小宝:唉呀,(恍然大悟)那你就是她老头吧?

赵本山:你看着没,傻子都看出来了!

宋小宝:嗯!(一点头)我听到这我才明白过来呀。那个,这么好个大哥,海燕呐,你可长点儿心吧~~!这才是最最疼你的人,这才是最爱你的人呐~~!你可别瞎整了!还把我领家来了,你胆儿多肥呀你呀!我要告诉你,我那一千多平你指不上了。

赵海燕:(惊奇)怎么的啊?

宋小宝:我那是单位锅炉房~~

赵海燕:那你咋说你管两千多人呢?

宋小宝:供暖嘛!

赵海燕:你是烧锅炉的啊?

宋小宝:嗯!

赵本山:你看见没,这色儿这不就对上了吗?烤的!

宋小宝:原来呢,烧小锅炉。就这么大,摇啊摇啊摇啊摇啊摇,当……!崩爆米花,呵呵……后来改烧大锅炉了。原来吧,我这色儿也没这么深,咋回事儿呢,那回呀那锅炉里边就缺煤了,炉子里缺煤我着急往炉子里推煤呀,推一小车煤跑快了,到炉子门口也没刹住车,连我带车一着儿(一块儿)射炉子里去了,这是我腿脚快爬出来了,就烤成现在这样。你说,你说招笑不招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er~

赵本山:那行吧,那你就跟他好好过吧,我也就祝福你们,好不好?

宋小宝:这,大哥你别的呀。别祝福我,我跟你们比不了哇~

赵本山:这人挺好。

宋小宝:(指赵本山)这人好人呐,我跟大哥比不了。海燕那,你可长点儿心,找这么个人不容易呀,这么大岁数还扯啥呀?我说你,你听见没,你是不傻,你是不傻,多傻,多傻!(边说边拍打海燕)

宋小宝:那个,大哥我就不在这长呆了啊,这屋也,我呆也呆不下去了。那个到点了,我得扭秧歌去了。海燕那,这才是你最温暖而又安全的巢穴,(拍海燕)记住啦——!你个损色儿,瞅你……

(小宝从六楼翻窗而出)

赵本山:去扭秧歌去吧,他去了。

赵海燕:不去。

赵本山:不去我去了啊?

赵海燕:你去干啥去啊?

赵本山:我再不去彻底就瘫痪了,去练练眼神儿去。

赵海燕:那你去扭秧歌去锻炼身体吧!死老头子,这回就搬这屋来啦!

赵本山:好。

赵海燕:我跟你去扭去

赵本山:好。

(一起出去……)

(完)

请问相亲节目的搞笑台词有哪些

1、只谈心不上床,那不是爱情,顶多是交情

2、秦奋:要倒插门?你们家怎么走啊?

相亲者:先坐飞机到昆明,再坐一天的长途车到敏自,再坐汽车到平边,再坐一天的拖拉机,一天的牛车就到我们家了。

秦奋:要是咱们俩不好,能离婚吗?

相亲者:我哥哥会打断你的腿的。

3、相亲者:我结过婚,丈夫去世了

秦奋:多长时间了?

相亲者:就刚刚

秦奋:那你们一起生活了多长时间啊?

相亲者:这个..这个对您来说很重要么?

秦奋:当然,如果你们感情很深的话,他毕竟是尸骨未寒嘛

相亲者:七八年吧

秦奋:心里一定很痛苦吧?

相亲者:其实和那个时候相比,现在已经好很多了.过去五年,我都不知道他每天晚上在哪过夜.现在终于知道他住哪了.

秦奋:你给他找的地儿吧?

相亲者:颜春岭公墓,什么时候找什么时候在.

秦奋:那是,他要是跑了就成聊斋了.

相亲者:您今年有五十了?

秦奋:没有,四十多.我特显老是么?

相亲者:不过没关系,我喜欢年纪大点儿的.您身体怎么样啊?

秦奋:恩….有点儿虚.

相亲者:虚点儿挺好的,您也甭锻炼了,你病了我可以照顾你,

秦奋:你不愿意找一个身体结实的身体棒的?非要找个软柿子捏。

相亲者:软柿子才好吃呢。

秦奋:病秧子似的,年龄又大,你不担心婚姻的质量?你这个年龄,我直说啊,正是如狼似虎的年龄段啊。

相亲者:您觉得爱情的基础就是xing吗?

秦奋:不完全是,可要是没有,肯定不能叫爱情,顶多叫交情

相亲者:你这我就不同意了,没有怎么了?照样能白头到老,当然我的意思也不是说是完全不能有,就是别太频繁

秦奋:那你认为多长时间亲热一回算不频繁呢?

相亲者:这是我的理想,(伸出一个手指头)

秦奋:一个月一次?

相亲者:一年一次。

秦奋:(抱头郁闷状..)

相亲者:你要是同意了,咱们在接着往下接触.

秦奋:我不同意,我明白你丈夫为什么不回家了,咱俩要是结婚了,你也找不着我住哪儿.可惜了..

(两人沉思状…..)

相亲者:那事~就这么有意思么?

秦奋:有啊..

4、秦奋:这娶老婆生孩子的事,我还是自力更生吧,不接受外援!

相亲者:你不是说你不在乎孩子是不是亲生的吗?

秦奋:孤儿我是可以认可的,但是父母双全就是另一回事了,宝马车头放一个奔驰的标,恐怕不太合适。

相亲者:能开不就行吗?

秦奋:可要是出了故障,奔驰的零件配不上,宝马又不管修,怎么办?

更多内容移步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相声小品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