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平米 > 小品台词 > 教子小品台词(教子小品台词完整版)
教子小品台词(教子小品台词完整版)

作者:6平米

教子小品台词完整版

教子小品台词完整版

如此教子
甲(唱)世上只有儿子好,有儿的老子象棵草;抱住儿子的虎脑,儿子是块宝。世上只有儿子好,有儿的老子不怕老,只要儿子活得好,不怕老子活不了。
乙 你是在唱“妈妈再爱我一次”?
甲 不,我是在唱“儿子,永别了。”
乙 啊?你儿子死了?
甲 不,是我活不了了。
乙 啊?你死了?
甲 对,我死了,而且是被我儿子杀死的。
乙 啊?儿子杀老子?没听说过。
甲 嘘——小声点儿,千万别让警察知道。
乙 太怪了。你难道不想给你伸冤昭雪,报仇雪恨?
甲 不。我儿子是为了爱我,才造成这样不幸的事件的。他是用刀子表达对我的爱,只是这爱的太深沉了一点儿。
乙 有这么爱的么?
甲 当然了,因为我儿子不同于你儿子,可又是千千万万儿子中的一个儿子;我儿子不如你儿子,可比无数儿子中的儿子还是非常好的一个儿。所以,儿子总是儿子,总不能比儿子的老子和儿子的老子的老子,所以,老子的儿子什么时候都要比儿子的老子重要得多。
乙 别说了。儿子就是老子,老子就是儿子,彼此彼此。
甲 你怎能这样彼此不分呢?
乙 你不是就这样说了么?
甲 我是说,如今的家庭一般只有一个儿子,有的连一个也没有。所以,儿子在家庭中就显得极其特别的重要。儿子在家庭中一般都处于中心地位,所以,对儿子要加强教育。古人云:养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隋也。因此,凡儿子都有享受教养的权利;凡老子都有严格教育儿子的责任。所以,强化对儿子的教育,是我们每个父亲义不容辞的义务。
乙 那你是怎样对儿子进行教育的?
甲 还在我妻子怀孕时,我就用现代科学手段断定胎儿是男儿子
乙 那什么又是女儿子呢?
甲 总而言之,他是男的,雄性公民,我就为他放音乐进行胎教。
乙 什么音乐?
甲 能强化雄性意识的音乐,名字不知道,但非常有力度。
乙 你学学看。
甲 (学电影《追捕》中的相声《下棋》中引用过的音乐)
乙 (捂耳)天呐,你也不怕损伤你儿子的神经?
甲 不怕。我儿子在娘胎里就有那种吃铁尿铜,喝金屙银,唯我为大,谁也不尿的英雄气概。
乙 千万别长出八条腿来。
甲 等儿子一出世,我就对他进行成人教育。
乙 什么是成人教育?
甲 就是对他进行成年人的教育。为他早日成熟,及早适应社会,作好精神和思想的准备。
乙 你都进行了哪些教育?
甲 首先对他进行经济意识的训练,为他以后能适应市场经济作好素质上的准备。我先让他认识人民币,各种面值的。拿起百元钞,对他说:“好儿子,一定得记住,这就是人们所说的老头票。最值钱的。你长大了一定要弄到无数这样的大票子。
乙 你儿心领神会,眨巴眨巴眼睛?
甲 他抓起钱,看都没看,往嘴巴里一塞吧唧吧唧就吃了。
乙 好么,你这不是瞎子点灯——白费蜡么。
甲 不。这是我儿子心领神会,融会贯通的重要行动,他这是吃进肚子里,融化在血液中,将来一定会落实在行动上的。
乙 但愿别拉肚子。
甲 在树立了经济意识以后,我又给他树立自我防卫意识。让他认识刀枪棍棒。告诉他,这是刀子,它唯一的好处就是能把你讨厌的人放倒在地,让他趴不起来。
乙 啊?你不是在教儿子杀人么?
甲 不,不是杀人。是自卫。这是我们当今好汉们所必备的专门用来示威的工具。当然,由于我们的国情还不具备拥有手枪加美元的水平,所以眼下,只能给儿子进行匕首加人民币的教育。
乙 啊?你想把你儿子培养成现代屠夫呀。
甲 无毒不丈夫么。你这人怎么这么不开化呢!我看你是中孔孟之道的毒太深了。得用清洗剂清洗清洗。
乙 我是不开放。不过,我嘿嘿……
甲 你怎么?
乙 我还活着,可你已经死掉了。
甲 为儿子的利益去死,死得其所。比泰山还重。
乙 也许吧。就是没那么大的秤,也没人来称。
甲 没有秤,自己知道就行了。
乙 那叫老鼠爬秤钩,
甲 咋讲?
乙 自称自。
甲 这就对了。如今是人人为我,我为我。要的就是自称自。当我的儿子刚会说话,我就训练他说假话的能力。
乙 啊?说假话?没听说过。
甲 你这人真是井底之蛙,没见过大天。鸡蛙子刚出蛋壳,大惊小怪。告诉你,如今是发展商品经济的时代,俗话说,无奸不商。无假不商。所以我们教育孩子必须顺应这种要求而进行假话训练。
乙 你是怎么时行训练的?
甲 首先从最简单的假话训练起。进行假话启蒙训练。
乙 哪些假话是简单的?
甲 假话就是真话的反面呀。所以先让他正话反说。比方说,你吃饭了,人要是问你,你就说没吃。以此类推,可起到举一把三,立竿见影的效果。
乙 那我问你,你用反话来回答可以吗?
甲 让我来当一回儿子?也好,反正儿子比老子尊贵多了。
乙 你吃饭了么?
甲 (打饱嗝儿)没,没有。
乙 你穿衣服了么?
甲 (看自己身上)没穿。
乙 你有父母么?
甲 没有。
乙 你会说话么?
甲 不会。
乙 你是东西么?
甲 我不是东西,你才不是东西呢。
乙 你不是说要正话反说么。
甲 经过如此严格的训练。我儿子说假话的水平迅速提高。
乙 都有哪些表现?
甲 比如,我妻子给了他零花钱,我问他,妈妈给了你钱了么?他很沉着地说,没给。我只好再给他一份儿。他不想上幼儿园,就说老师病了,今天放假。过元旦,我给儿子买了一幅画,让他送给老师,我下了班问他,给老师的画送去了么?他说送去了。我又问,老师说了什么?他说,老师说谢谢。我一听很高兴,这样老师就会好好照顾我儿子的。过了几天,我找书时,那幅画居然在书柜里放着呐。我责问他为什么骗我。
乙 你儿子说了什么?
甲 我儿子嘿嘿一笑,意味深长地说,能超过师傅的徒弟难道不是好徒弟么?
乙 啊?还能上升到理论高度呢。
甲 我听了就象哑巴娶媳妇,高兴得没法说。我一下子跳起来抱住儿子的那颗宝贝脑袋大声说,我明白了,你真是我儿子,爸爸的好儿子,宝贝儿子,有作为的儿子,有志气的儿子,有出息的儿子,争气的儿子,大有作为的儿,天马行空的儿子,飞黄腾达的儿子,不可一世的儿子……
乙 总而言之,统而言之,总统而言之,大混蛋的儿子。
甲 不许你诬蔑我儿子。不然我就叫儿子打你一顿。
乙 让你儿子打我?上学前班的儿子?你不是让跳蚤吃老虎么?看我不他捏成长脖鸡。
甲 你不敢。有我在,你胆敢动我儿子一根毫毛。我手持木棒监视着你。然后让我儿子打你任何一个最薄弱的部位。直到把你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让你永世不得翻身。
乙 啊?你在帮儿子打架?你可真是儿子的——
甲 什么?
乙 狗腿子。
甲 当然了,不然为什么现在如今把儿子都叫做小皇帝呢。在皇上面前这狗腿子的职位能低么?你记着,儿子必须凭老子给撑腰,才能给撑出去。让人害怕。
乙 你是怎么给你儿子撑腰的?
甲 我不是对你说过么?要训练儿子的自我防卫意识不是?比如,我儿子让隔壁的明明打了。我就把他叫出来责问他为什么要打我儿子。
乙 要是人家没打,是你儿子撒谎呢?
甲 打没打没关系。反正可以假定或者说认定就是他打了。这样就可以通过活靶子达到训练儿子的目的。
乙 你是怎么训练他欺负小孩子的?
甲 这不叫欺负,这叫训练。我责问他为什么要打我儿子,那小子吓坏了。连连说没打,只是不想跟我儿子玩。因为他常抢他的泡泡糖。我没等他说完就厉声说,你胡说。我明明看见你打了我儿子两个耳光么,还敢说没打。我叫我儿子说,我看住他,你上去打,他要是敢动手,我就对他不客气。我儿子一听,象一头小狮子一样扑上去又踢又打,又咬又抓,把那个活靶子打得哇哇直叫,连声讨饶,经过这样多次严格训练。我儿子在我不在场的情况下也敢教训每个孩子,很快成为我们麻子巷的孩子王。而且,大有冲出小巷走向全城之势。我太高兴了,把我儿子架在脖子里边跳边唱:嗨啦啦啦啦嗨啦啦,嗨啦啦啦啦嗨啦啦,天空出彩霞呀,地下孩子王呀,只要父子团结紧,打败了孩子娃呀。嗨啦啦啦啦嗨啦啦……
乙 别唱了,人家孩子的全家都找你算帐来了。
甲 算帐?算什么帐?我招谁惹谁了?谁敢跟我算帐?
乙 你儿子打了我儿子。
甲 我儿子打你儿子?真是笑话。论个头,你儿子比我儿子高;论气力你儿子比我儿子大;论年龄你儿子比我儿子大;论心眼,你儿子比我儿子毒。只有你儿子打我儿子的可能,我儿子怎么能打得了你儿子呢?
乙 是你让你儿子打的。
甲 哎哟哟。天地良心。你听听,你们听听。哪有老子支持儿子打人的。这纯粹是开国际玩笑。滑天下之大稽。谁要让儿子打别人家的孩子,就叫他不得好死。出门撞汽车,过桥掉河里,坐飞机爆炸,坐火车脱轨,半路上叫疯狗咬一顿,回家就得上从外国进口的爱滋病。
乙 你再咒也没用。我儿子就是你儿子打的。不然他脸上哪来的伤?
甲 大兵www.pangdan.com/dabing/有伤就是我儿子打的?凡是你家里人有伤都是我儿子打的?你爷爷脸上的那块疤也是我儿子打的?天地良心。这好人是做不得了。好心做了个驴肝肺。实话告诉你。你儿子脸上的伤是狗咬的。要不是我看见把狗赶走,还不知道会咬成怎样呢。你们不酬谢我,反来诬陷说我儿子打的。
乙 你这是一派胡言。
甲 胡言?你还乱说呢。就算你说对了,人证呢?物证呢?谁能证明?没有证据,你就是诬陷。诬陷罪要判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严重的要判无期徒刑甚至死刑。
乙 你,你真是蛮不讲理。因为这点小事跟你打官司去?还不够败兴呢。你不怕丢人,我还怕呢。算了,这种亏我们吃得起。知道你是什么人就是了。我们惹不起还躲不起么?明明,走,以后再不要理这蛮不讲理的。
甲 好哇。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就行。就怕你还不知道。
乙 那你到底是什么人呢?
甲 你见识见识。
乙 蛮不讲理的?
甲 不,我今天不是在跟你讲理么?
乙 极端自私的?
甲 不,为儿子利益,我愿意牺牲一切。甚至我的生命。
乙 那你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甲 猜不着吧?
乙 猜不着。
甲 我是——艾滋病毒。
乙 艾滋病毒?天哪。
甲 谁要是敢粘染我一下,就让他不得好死。这样,谁见谁怕,谁还敢来惹我?
乙 那还算个人么?一个人干嘛一定要让人怕呢?人们在怕你的同时,你也就失去了一个最值得自豪,也应该拥有的关心,帮助,友谊和爱……
甲 你少来教训我。你尽管拥有友谊和帮助,但你没有威慑和力量。
乙 我?我宁可当一个没有力量但讨人喜欢的阿寅次郎,也不做有威慑力的东条英机。
甲 你这人真是不开化,老教条,时代的落伍者。
乙 我是不开化,老教条,可我还活着,你却死了,轻如鸿毛。
甲 (哭)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你怎么哪壶不开偏提哪壶呢?别以为我儿子杀死我,我就恨我儿子。恰恰相反,我永远怀念我儿子,只是有一个巨大的遗憾。
乙 什么?
甲 不能满地爬着让儿子当马骑了。
乙 真是奴才一个。
甲 你想当还当不成呢。我儿子从小就有经济头脑。他还在穿开裤裆裤时,就知道大钱比小钱多,钱多了比钱少了好。所以,他不花小钱,只花大钱。
乙 什么是大钱小钱?
甲 这是我儿子自小从事经济活动的专用术语。小钱指面值小的,大钱指面值大的。我儿子只花大钱不花小钱。买一块巧克力也要用百元大钞,给别的钱都不行。不然他就满地打滚,把我鞋的扔到街面上,用石头打玻璃,骂我妻子的姥姥。
乙 啊?你把你儿子娇惯成这样,长大还不杀人放火?
甲 嘘,小声点。公安局这几天正查这个案子呐。千万不敢让知道了。为了我鞋子的安全,为了我家的玻璃的安全,也为了我妻子她姥姥的安全,我不得不每天给他五张以上的大钞。
乙 你儿子能花了那么多么。
甲 我儿子至少每天要买三次零食,每次都得一百块钱呀。
乙 你哪儿来那么多的百元大钞呢?
甲 换呗,因为他已经养成一个良好的思维习惯。
乙 什么习惯?
甲 百元大钞才是钱,别的全不是钱。
乙 啊?你可真是训练到家了。
甲 当然了,这都是我重视早期教育的结果。我每天都得到银行去兑换大钱,以便培养我儿子的大款意识。
乙 他都有什么表现?
甲 有一天,我儿子放学回来,说他经过车站时,看见他姥姥来了,带的东西非常多,让我们去接。我让他看门,就和我爱人去接站。
乙 接回来了?
甲 连个影子也没见着。等我们一回来,儿子不见了,连抽屉里准备买洗衣机的一千块钱也跟着儿子一块不见了。
乙 啊?你儿子是在骗你们呐?
甲 他用的是三十六计中的一计……
乙 什么计?
甲 调虎离山计。
乙 那就赶快去找吧。
甲 我们动员所有的亲戚朋友找了一天也不找到。到了晚上,我儿子被宾馆的两个服务员搀着回来了。他东倒西歪,两眼发直,嘴吐白沫。
乙 啊?怎么了?是不是让歹徒抢了钱又打了一顿?
甲 不,你太低估我儿的能力了。他是喝醉了。
乙 什么?喝醉了?你儿子不是还不到十岁么?
甲 那有什么。酒壮英雄胆,饭饱懦夫肠么。懂不懂?甘罗十二为相,我儿子九岁当好汉,有志不年高么。
乙 真是养不教,父之过。这都是你教育得好呀。
甲 那当然了,他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他用调虎离山计把我们调走后,拿上一千块钱,跟几个哥们坐出租车,到迎宾饭馆嘬了一顿,到儿童乐园玩了所有感兴趣的游戏,又到宾馆包了二百多元一间的包房,准备一直玩下去,直到吃光,喝光,玩光,这就是我儿子的三光政策。
乙 比日本鬼子还多少文明一点。
甲 那当然。
乙 不过,日本鬼子还不至于去杀自己的父亲吧。
甲 那完全是误会。不然,我怎么能不怪我儿子呢?我儿子长大后,虽然没读下什么书,可在社会还是非常吃得开的。非常有钱。虽说社会上谁也怕他恨他,可对我们还是非常好的。每年给我上千块钱,你能有这么能干的儿子么?
乙 我没你那福气,也还想多活上几天呢。
甲 十天前,我到省城去出差,半路上车坏了,我住在一个朋友家里。他是开服装厂的,是当地有名的富翁。他们全家都出门去了,让我给看门。半夜里,我被屋里的响声惊醒。我抬起头一看,只见一个蒙面人拿着刀向我床前摸来。我刚喊了一声“有贼”。他就一刀朝我胸口捅来,在我失去知觉之前,我只听到了一个最亲切最动人的,也是最优美最感人肺腑的声音——
乙 什么声音?
甲 啊?是爸爸!
乙 啊?你就是这样让儿子杀死的?
甲 不,那不能叫杀,只能说是举措过当。
乙 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狗咬吕洞宾,蝌蚪吃了青蛙,虮子吃了虱子……
甲 我儿子用世界上最隆重最热烈最悲壮的仪式安葬了我,坚决要求公安机关捉拿凶手,并动员他手下的弟兄明察暗访,要为我报仇。
乙 真是贼喊捉贼,兔死狐悲,黄鼠狼给鸡拜年,鳄鱼吃人掉眼泪……
甲 那帮无能的警察,无论如何也破不了这么大的凶杀案。我在九泉之下听了真是高兴得歌之咏之,手之舞之,足之蹈之,对着六块木板大声唱——
乙 唱什么?
甲 世上只有儿子好……
乙 别唱了。

小品秀才教子穿刺

小品秀才教子穿刺

是要台词吗?

旁白:有个穷秀才,生了一个儿子却很笨,因为他只有这一个孩子,还指望靠他给家里扬名声。有一次,几个远方的朋友来他这里拜访,他赶快临阵磨枪,把儿子从外面叫进书房,

秀才:“客人来了,你说话要有规矩,要显得有学问。如果客人问起门前的树,你就回答:年成不好,买了。

儿子:(重复多遍)年成不好,买了。

秀才:如果客人问起房子后面的假山,你就说:兵荒马乱,早埋到土里了。儿子:(重复多遍)兵荒马乱,早埋到土里了。

秀才:要是人家去看舱里的粮食,就告诉说:这都是爹妈辛辛苦苦挣来的。

儿子:(重复多遍)这都是爹妈辛辛苦苦挣来的。

秀才:要是人家看见墙上的秀才证书,你一定要这样回答:没什麽稀奇,我们家没辈出一个。

儿子:(重复多遍)没什麽稀奇,我们家没辈出一个。

旁白:他让儿子这几天什麽也不干,把他教的话背的滚瓜烂熟。客人来了。秀才为了让儿子显露一下才能,就故意没出面。让他一个人接待客人。

客人:(进门后)你父亲到哪里去了?

儿子:“年成不好,买了。”

客人:(很吃惊) “你母亲哪?”

儿子:“兵荒马乱,早埋到土里了。”

客人:(见着孩子说些不着边际的话,就指着一堆牛粪叹息道)“哎,块头不小,可惜都是粪尿。”

儿子:“这都是爹妈辛辛苦苦挣来的。”

客人:(实在忍不住了)“你是秀才家的儿子吗?怎麽那麽傻哪?!”

儿子:“没什麽稀奇,我们家每辈出一个。

大兵小品教子剧本

大兵小品教子剧本

如此教子
甲(唱)世上只有儿子好,有儿的老子象棵草;抱住儿子的虎脑,儿子是块宝。世上只有儿子好,有儿的老子不怕老,只要儿子活得好,不怕老子活不了。
乙 你是在唱“妈妈再爱我一次”?
甲 不,我是在唱“儿子,永别了。”
乙 啊?你儿子死了?
甲 不,是我活不了了。
乙 啊?你死了?
甲 对,我死了,而且是被我儿子杀死的。
乙 啊?儿子杀老子?没听说过。
甲 嘘——小声点儿,千万别让警察知道。
乙 太怪了。你难道不想给你伸冤昭雪,报仇雪恨?
甲 不。我儿子是为了爱我,才造成这样不幸的事件的。他是用刀子表达对我的爱,只是这爱的太深沉了一点儿。
乙 有这么爱的么?
甲 当然了,因为我儿子不同于你儿子,可又是千千万万儿子中的一个儿子;我儿子不如你儿子,可比无数儿子中的儿子还是非常好的一个儿。所以,儿子总是儿子,总不能比儿子的老子和儿子的老子的老子,所以,老子的儿子什么时候都要比儿子的老子重要得多。
乙 别说了。儿子就是老子,老子就是儿子,彼此彼此。
甲 你怎能这样彼此不分呢?
乙 你不是就这样说了么?
甲 我是说,如今的家庭一般只有一个儿子,有的连一个也没有。所以,儿子在家庭中就显得极其特别的重要。儿子在家庭中一般都处于中心地位,所以,对儿子要加强教育。古人云:养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隋也。因此,凡儿子都有享受教养的权利;凡老子都有严格教育儿子的责任。所以,强化对儿子的教育,是我们每个父亲义不容辞的义务。
乙 那你是怎样对儿子进行教育的?
甲 还在我妻子怀孕时,我就用现代科学手段断定胎儿是男儿子
乙 那什么又是女儿子呢?
甲 总而言之,他是男的,雄性公民,我就为他放音乐进行胎教。
乙 什么音乐?
甲 能强化雄性意识的音乐,名字不知道,但非常有力度。
乙 你学学看。
甲 (学电影《追捕》中的相声《下棋》中引用过的音乐)
乙 (捂耳)天呐,你也不怕损伤你儿子的神经?
甲 不怕。我儿子在娘胎里就有那种吃铁尿铜,喝金屙银,唯我为大,谁也不尿的英雄气概。
乙 千万别长出八条腿来。
甲 等儿子一出世,我就对他进行成人教育。
乙 什么是成人教育?
甲 就是对他进行成年人的教育。为他早日成熟,及早适应社会,作好精神和思想的准备。
乙 你都进行了哪些教育?
甲 首先对他进行经济意识的训练,为他以后能适应市场经济作好素质上的准备。我先让他认识人民币,各种面值的。拿起百元钞,对他说:“好儿子,一定得记住,这就是人们所说的老头票。最值钱的。你长大了一定要弄到无数这样的大票子。
乙 你儿心领神会,眨巴眨巴眼睛?
甲 他抓起钱,看都没看,往嘴巴里一塞吧唧吧唧就吃了。
乙 好么,你这不是瞎子点灯——白费蜡么。
甲 不。这是我儿子心领神会,融会贯通的重要行动,他这是吃进肚子里,融化在血液中,将来一定会落实在行动上的。
乙 但愿别拉肚子。
甲 在树立了经济意识以后,我又给他树立自我防卫意识。让他认识刀枪棍棒。告诉他,这是刀子,它唯一的好处就是能把你讨厌的人放倒在地,让他趴不起来。
乙 啊?你不是在教儿子杀人么?
甲 不,不是杀人。是自卫。这是我们当今好汉们所必备的专门用来示威的工具。当然,由于我们的国情还不具备拥有手枪加美元的水平,所以眼下,只能给儿子进行匕首加人民币的教育。
乙 啊?你想把你儿子培养成现代屠夫呀。
甲 无毒不丈夫么。你这人怎么这么不开化呢!我看你是中孔孟之道的毒太深了。得用清洗剂清洗清洗。
乙 我是不开放。不过,我嘿嘿……
甲 你怎么?
乙 我还活着,可你已经死掉了。
甲 为儿子的利益去死,死得其所。比泰山还重。
乙 也许吧。就是没那么大的秤,也没人来称。
甲 没有秤,自己知道就行了。
乙 那叫老鼠爬秤钩,
甲 咋讲?
乙 自称自。
甲 这就对了。如今是人人为我,我为我。要的就是自称自。当我的儿子刚会说话,我就训练他说假话的能力。
乙 啊?说假话?没听说过。
甲 你这人真是井底之蛙,没见过大天。鸡蛙子刚出蛋壳,大惊小怪。告诉你,如今是发展商品经济的时代,俗话说,无奸不商。无假不商。所以我们教育孩子必须顺应这种要求而进行假话训练。
乙 你是怎么时行训练的?
甲 首先从最简单的假话训练起。进行假话启蒙训练。
乙 哪些假话是简单的?
甲 假话就是真话的反面呀。所以先让他正话反说。比方说,你吃饭了,人要是问你,你就说没吃。以此类推,可起到举一把三,立竿见影的效果。
乙 那我问你,你用反话来回答可以吗?
甲 让我来当一回儿子?也好,反正儿子比老子尊贵多了。
乙 你吃饭了么?
甲 (打饱嗝儿)没,没有。
乙 你穿衣服了么?
甲 (看自己身上)没穿。
乙 你有父母么?
甲 没有。
乙 你会说话么?
甲 不会。
乙 你是东西么?
甲 我不是东西,你才不是东西呢。
乙 你不是说要正话反说么。
甲 经过如此严格的训练。我儿子说假话的水平迅速提高。
乙 都有哪些表现?
甲 比如,我妻子给了他零花钱,我问他,妈妈给了你钱了么?他很沉着地说,没给。我只好再给他一份儿。他不想上幼儿园,就说老师病了,今天放假。过元旦,我给儿子买了一幅画,让他送给老师,我下了班问他,给老师的画送去了么?他说送去了。我又问,老师说了什么?他说,老师说谢谢。我一听很高兴,这样老师就会好好照顾我儿子的。过了几天,我找书时,那幅画居然在书柜里放着呐。我责问他为什么骗我。
乙 你儿子说了什么?
甲 我儿子嘿嘿一笑,意味深长地说,能超过师傅的徒弟难道不是好徒弟么?
乙 啊?还能上升到理论高度呢。
甲 我听了就象哑巴娶媳妇,高兴得没法说。我一下子跳起来抱住儿子的那颗宝贝脑袋大声说,我明白了,你真是我儿子,爸爸的好儿子,宝贝儿子,有作为的儿子,有志气的儿子,有出息的儿子,争气的儿子,大有作为的儿,天马行空的儿子,飞黄腾达的儿子,不可一世的儿子……
乙 总而言之,统而言之,总统而言之,大混蛋的儿子。
甲 不许你诬蔑我儿子。不然我就叫儿子打你一顿。
乙 让你儿子打我?上学前班的儿子?你不是让跳蚤吃老虎么?看我不他捏成长脖鸡。
甲 你不敢。有我在,你胆敢动我儿子一根毫毛。我手持木棒监视着你。然后让我儿子打你任何一个最薄弱的部位。直到把你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让你永世不得翻身。
乙 啊?你在帮儿子打架?你可真是儿子的——
甲 什么?
乙 狗腿子。
甲 当然了,不然为什么现在如今把儿子都叫做小皇帝呢。在皇上面前这狗腿子的职位能低么?你记着,儿子必须凭老子给撑腰,才能给撑出去。让人害怕。
乙 你是怎么给你儿子撑腰的?
甲 我不是对你说过么?要训练儿子的自我防卫意识不是?比如,我儿子让隔壁的明明打了。我就把他叫出来责问他为什么要打我儿子。
乙 要是人家没打,是你儿子撒谎呢?
甲 打没打没关系。反正可以假定或者说认定就是他打了。这样就可以通过活靶子达到训练儿子的目的。
乙 你是怎么训练他欺负小孩子的?
甲 这不叫欺负,这叫训练。我责问他为什么要打我儿子,那小子吓坏了。连连说没打,只是不想跟我儿子玩。因为他常抢他的泡泡糖。我没等他说完就厉声说,你胡说。我明明看见你打了我儿子两个耳光么,还敢说没打。我叫我儿子说,我看住他,你上去打,他要是敢动手,我就对他不客气。我儿子一听,象一头小狮子一样扑上去又踢又打,又咬又抓,把那个活靶子打得哇哇直叫,连声讨饶,经过这样多次严格训练。我儿子在我不在场的情况下也敢教训每个孩子,很快成为我们麻子巷的孩子王。而且,大有冲出小巷走向全城之势。我太高兴了,把我儿子架在脖子里边跳边唱:嗨啦啦啦啦嗨啦啦,嗨啦啦啦啦嗨啦啦,天空出彩霞呀,地下孩子王呀,只要父子团结紧,打败了孩子娃呀。嗨啦啦啦啦嗨啦啦……
乙 别唱了,人家孩子的全家都找你算帐来了。
甲 算帐?算什么帐?我招谁惹谁了?谁敢跟我算帐?
乙 你儿子打了我儿子。
甲 我儿子打你儿子?真是笑话。论个头,你儿子比我儿子高;论气力你儿子比我儿子大;论年龄你儿子比我儿子大;论心眼,你儿子比我儿子毒。只有你儿子打我儿子的可能,我儿子怎么能打得了你儿子呢?
乙 是你让你儿子打的。
甲 哎哟哟。天地良心。你听听,你们听听。哪有老子支持儿子打人的。这纯粹是开国际玩笑。滑天下之大稽。谁要让儿子打别人家的孩子,就叫他不得好死。出门撞汽车,过桥掉河里,坐飞机爆炸,坐火车脱轨,半路上叫疯狗咬一顿,回家就得上从外国进口的爱滋病。
乙 你再咒也没用。我儿子就是你儿子打的。不然他脸上哪来的伤?
甲 大兵www.pangdan.com/dabing/有伤就是我儿子打的?凡是你家里人有伤都是我儿子打的?你爷爷脸上的那块疤也是我儿子打的?天地良心。这好人是做不得了。好心做了个驴肝肺。实话告诉你。你儿子脸上的伤是狗咬的。要不是我看见把狗赶走,还不知道会咬成怎样呢。你们不酬谢我,反来诬陷说我儿子打的。
乙 你这是一派胡言。
甲 胡言?你还乱说呢。就算你说对了,人证呢?物证呢?谁能证明?没有证据,你就是诬陷。诬陷罪要判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严重的要判无期徒刑甚至死刑。
乙 你,你真是蛮不讲理。因为这点小事跟你打官司去?还不够败兴呢。你不怕丢人,我还怕呢。算了,这种亏我们吃得起。知道你是什么人就是了。我们惹不起还躲不起么?明明,走,以后再不要理这蛮不讲理的。
甲 好哇。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就行。就怕你还不知道。
乙 那你到底是什么人呢?
甲 你见识见识。
乙 蛮不讲理的?
甲 不,我今天不是在跟你讲理么?
乙 极端自私的?
甲 不,为儿子利益,我愿意牺牲一切。甚至我的生命。
乙 那你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甲 猜不着吧?
乙 猜不着。
甲 我是——艾滋病毒。
乙 艾滋病毒?天哪。
甲 谁要是敢粘染我一下,就让他不得好死。这样,谁见谁怕,谁还敢来惹我?
乙 那还算个人么?一个人干嘛一定要让人怕呢?人们在怕你的同时,你也就失去了一个最值得自豪,也应该拥有的关心,帮助,友谊和爱……
甲 你少来教训我。你尽管拥有友谊和帮助,但你没有威慑和力量。
乙 我?我宁可当一个没有力量但讨人喜欢的阿寅次郎,也不做有威慑力的东条英机。
甲 你这人真是不开化,老教条,时代的落伍者。
乙 我是不开化,老教条,可我还活着,你却死了,轻如鸿毛。
甲 (哭)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你怎么哪壶不开偏提哪壶呢?别以为我儿子杀死我,我就恨我儿子。恰恰相反,我永远怀念我儿子,只是有一个巨大的遗憾。
乙 什么?
甲 不能满地爬着让儿子当马骑了。
乙 真是奴才一个。
甲 你想当还当不成呢。我儿子从小就有经济头脑。他还在穿开裤裆裤时,就知道大钱比小钱多,钱多了比钱少了好。所以,他不花小钱,只花大钱。
乙 什么是大钱小钱?
甲 这是我儿子自小从事经济活动的专用术语。小钱指面值小的,大钱指面值大的。我儿子只花大钱不花小钱。买一块巧克力也要用百元大钞,给别的钱都不行。不然他就满地打滚,把我鞋的扔到街面上,用石头打玻璃,骂我妻子的姥姥。
乙 啊?你把你儿子娇惯成这样,长大还不杀人放火?
甲 嘘,小声点。公安局这几天正查这个案子呐。千万不敢让知道了。为了我鞋子的安全,为了我家的玻璃的安全,也为了我妻子她姥姥的安全,我不得不每天给他五张以上的大钞。
乙 你儿子能花了那么多么。
甲 我儿子至少每天要买三次零食,每次都得一百块钱呀。
乙 你哪儿来那么多的百元大钞呢?
甲 换呗,因为他已经养成一个良好的思维习惯。
乙 什么习惯?
甲 百元大钞才是钱,别的全不是钱。
乙 啊?你可真是训练到家了。
甲 当然了,这都是我重视早期教育的结果。我每天都得到银行去兑换大钱,以便培养我儿子的大款意识。
乙 他都有什么表现?
甲 有一天,我儿子放学回来,说他经过车站时,看见他姥姥来了,带的东西非常多,让我们去接。我让他看门,就和我爱人去接站。
乙 接回来了?
甲 连个影子也没见着。等我们一回来,儿子不见了,连抽屉里准备买洗衣机的一千块钱也跟着儿子一块不见了。
乙 啊?你儿子是在骗你们呐?
甲 他用的是三十六计中的一计……
乙 什么计?
甲 调虎离山计。
乙 那就赶快去找吧。
甲 我们动员所有的亲戚朋友找了一天也不找到。到了晚上,我儿子被宾馆的两个服务员搀着回来了。他东倒西歪,两眼发直,嘴吐白沫。
乙 啊?怎么了?是不是让歹徒抢了钱又打了一顿?
甲 不,你太低估我儿的能力了。他是喝醉了。
乙 什么?喝醉了?你儿子不是还不到十岁么?
甲 那有什么。酒壮英雄胆,饭饱懦夫肠么。懂不懂?甘罗十二为相,我儿子九岁当好汉,有志不年高么。
乙 真是养不教,父之过。这都是你教育得好呀。
甲 那当然了,他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他用调虎离山计把我们调走后,拿上一千块钱,跟几个哥们坐出租车,到迎宾饭馆嘬了一顿,到儿童乐园玩了所有感兴趣的游戏,又到宾馆包了二百多元一间的包房,准备一直玩下去,直到吃光,喝光,玩光,这就是我儿子的三光政策。
乙 比日本鬼子还多少文明一点。
甲 那当然。
乙 不过,日本鬼子还不至于去杀自己的父亲吧。
甲 那完全是误会。不然,我怎么能不怪我儿子呢?我儿子长大后,虽然没读下什么书,可在社会还是非常吃得开的。非常有钱。虽说社会上谁也怕他恨他,可对我们还是非常好的。每年给我上千块钱,你能有这么能干的儿子么?
乙 我没你那福气,也还想多活上几天呢。
甲 十天前,我到省城去出差,半路上车坏了,我住在一个朋友家里。他是开服装厂的,是当地有名的富翁。他们全家都出门去了,让我给看门。半夜里,我被屋里的响声惊醒。我抬起头一看,只见一个蒙面人拿着刀向我床前摸来。我刚喊了一声“有贼”。他就一刀朝我胸口捅来,在我失去知觉之前,我只听到了一个最亲切最动人的,也是最优美最感人肺腑的声音——
乙 什么声音?
甲 啊?是爸爸!
乙 啊?你就是这样让儿子杀死的?
甲 不,那不能叫杀,只能说是举措过当。
乙 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狗咬吕洞宾,蝌蚪吃了青蛙,虮子吃了虱子……
甲 我儿子用世界上最隆重最热烈最悲壮的仪式安葬了我,坚决要求公安机关捉拿凶手,并动员他手下的弟兄明察暗访,要为我报仇。
乙 真是贼喊捉贼,兔死狐悲,黄鼠狼给鸡拜年,鳄鱼吃人掉眼泪……
甲 那帮无能的警察,无论如何也破不了这么大的凶杀案。我在九泉之下听了真是高兴得歌之咏之,手之舞之,足之蹈之,对着六块木板大声唱——
乙 唱什么?
甲 世上只有儿子好……
乙 别唱了。

追梦赤子心串词主持词

追梦赤子心串词主持词

And i want the ends in there fast, every play, every play.we're under control.

我要对方每一次进攻,每一次进攻都迅速终结。我们全神贯注。

Any men in the backfield, analyre before you move.if they throw a forward pass, see the ball in the air.

所有的防守队员,行动之前都想清楚了。如果他们向前传球,盯着空中的球。

And then go and get it,when we get it.that's when we go on offense. that's when we go to them.

然后冲上去接球,抢到以后。我们就开始进攻,那时我们便冲向他们。

We're going inside and outside them, inside and outside them.we'll get them and keep them on the run.

我们来回冲击他们的队伍,来回冲击。我们牵制住对手,让他们不断地跑。

We won't pass unless our secondary conmes up too close.but don't forget, we'll get them on the run and go,go,go,go!

除非对手的二线防守队员逼近。否则别传球。但别忘了,我们得让他们疲于奔跑 跑 跑 跑。

Don't stop until we're over the goal line.don't forget men, today's the day we'ew gonna win.

没过得分线坚决不要停。大家别忘了,今天可是我们取得胜利的日子。

They can't beat us in the fight and we'll fight,fight,fight,fight!what do you say. men? yeah!

我们绝不会被他们打败 加油 加油 加油。你们说呢! 对啊!

《追梦赤子心》剧情简介:

鲁迪成长在一个普通的家庭,是兄弟几个里个头最小的一个。

全家的男人包括父亲都对橄榄球赛极其狂热,他们是圣母大学队的忠实拥趸,电视上的比赛转播他们每场不落。

鲁迪也不例外,但当他向全家人宣布立志到圣母大学队打球后,全家人都不以为然。

高中毕业前夕,本想去圣母大学的鲁迪却因为成绩不佳无法实现自己的理想。

毕业后,他和哥哥弗兰克一样,进入了一家人都在其中工作的钢铁厂工作。

22岁生日那天,鲁迪的好友送了他一件印有圣母大学字样的外套,并鼓励他去实现自己的梦想,他深受感动。

然而好友在钢铁厂的意外死亡让鲁迪受到沉重打击,为了好友,也为了自己的梦想,他抛下了本已谈婚论嫁的女友,毅然踏上了前往圣母大学的火车。

鲁迪在一个神父的帮助下,用自己的积蓄先上了圣母大学附近的一个圣十字学院,并期望以优异的成绩转学到圣母大学。

同时,他不计代价地在圣母大学橄榄球队找到了一个干杂活的工作。

因为没钱住宿,鲁迪偷偷住在杂物间,并得到了雇佣他的一个黑人的帮助。

为了进入圣母大学,鲁迪学习、锻炼都格外刻苦,第一个学年后,他除了一个A,其他都是B,但这样的成绩也不足以让他进入自己理想的大学,直到第四年,他在几乎绝望的时候接到了圣母大学的接收通知。

鲁迪激动地回家报喜,父亲为他骄傲,而他以前的女友却成了弟弟的未婚妻。

进入大学不等于加入校队,但鲁迪凭借顽强的斗志,被教练选入了校队的替补阵营,但却一直没有机会上场比赛。

转眼又是三年,鲁迪已经决定退出球队时,曾经帮助他的黑人再次鼓励他返回球队,让他不要辜负自己的努力。

鲁迪在队友的支持下终于在一场重要比赛的关键时刻替补出场,帮助球队拿下了比赛,出现在现场的父母和家人也兴奋不已。

1975年之后,圣母大学队再没有人比赛时被当场抬起。

1976年,鲁迪从圣母大学毕业,他的五个弟弟也都上了大学,并顺利毕业。

大兵相声小品全集教子

大兵相声小品全集教子

如此教子
甲(唱)世上只有儿子好,有儿的老子象棵草;抱住儿子的虎脑,儿子是块宝。世上只有儿子好,有儿的老子不怕老,只要儿子活得好,不怕老子活不了。
乙 你是在唱“妈妈再爱我一次”?
甲 不,我是在唱“儿子,永别了。”
乙 啊?你儿子死了?
甲 不,是我活不了了。
乙 啊?你死了?
甲 对,我死了,而且是被我儿子杀死的。
乙 啊?儿子杀老子?没听说过。
甲 嘘——小声点儿,千万别让警察知道。
乙 太怪了。你难道不想给你伸冤昭雪,报仇雪恨?
甲 不。我儿子是为了爱我,才造成这样不幸的事件的。他是用刀子表达对我的爱,只是这爱的太深沉了一点儿。
乙 有这么爱的么?
甲 当然了,因为我儿子不同于你儿子,可又是千千万万儿子中的一个儿子;我儿子不如你儿子,可比无数儿子中的儿子还是非常好的一个儿。所以,儿子总是儿子,总不能比儿子的老子和儿子的老子的老子,所以,老子的儿子什么时候都要比儿子的老子重要得多。
乙 别说了。儿子就是老子,老子就是儿子,彼此彼此。
甲 你怎能这样彼此不分呢?
乙 你不是就这样说了么?
甲 我是说,如今的家庭一般只有一个儿子,有的连一个也没有。所以,儿子在家庭中就显得极其特别的重要。儿子在家庭中一般都处于中心地位,所以,对儿子要加强教育。古人云:养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隋也。因此,凡儿子都有享受教养的权利;凡老子都有严格教育儿子的责任。所以,强化对儿子的教育,是我们每个父亲义不容辞的义务。
乙 那你是怎样对儿子进行教育的?
甲 还在我妻子怀孕时,我就用现代科学手段断定胎儿是男儿子
乙 那什么又是女儿子呢?
甲 总而言之,他是男的,雄性公民,我就为他放音乐进行胎教。
乙 什么音乐?
甲 能强化雄性意识的音乐,名字不知道,但非常有力度。
乙 你学学看。
甲 (学电影《追捕》中的相声《下棋》中引用过的音乐)
乙 (捂耳)天呐,你也不怕损伤你儿子的神经?
甲 不怕。我儿子在娘胎里就有那种吃铁尿铜,喝金屙银,唯我为大,谁也不尿的英雄气概。
乙 千万别长出八条腿来。
甲 等儿子一出世,我就对他进行成人教育。
乙 什么是成人教育?
甲 就是对他进行成年人的教育。为他早日成熟,及早适应社会,作好精神和思想的准备。
乙 你都进行了哪些教育?
甲 首先对他进行经济意识的训练,为他以后能适应市场经济作好素质上的准备。我先让他认识人民币,各种面值的。拿起百元钞,对他说:“好儿子,一定得记住,这就是人们所说的老头票。最值钱的。你长大了一定要弄到无数这样的大票子。
乙 你儿心领神会,眨巴眨巴眼睛?
甲 他抓起钱,看都没看,往嘴巴里一塞吧唧吧唧就吃了。
乙 好么,你这不是瞎子点灯——白费蜡么。
甲 不。这是我儿子心领神会,融会贯通的重要行动,他这是吃进肚子里,融化在血液中,将来一定会落实在行动上的。
乙 但愿别拉肚子。
甲 在树立了经济意识以后,我又给他树立自我防卫意识。让他认识刀枪棍棒。告诉他,这是刀子,它唯一的好处就是能把你讨厌的人放倒在地,让他趴不起来。
乙 啊?你不是在教儿子杀人么?
甲 不,不是杀人。是自卫。这是我们当今好汉们所必备的专门用来示威的工具。当然,由于我们的国情还不具备拥有手枪加美元的水平,所以眼下,只能给儿子进行匕首加人民币的教育。
乙 啊?你想把你儿子培养成现代屠夫呀。
甲 无毒不丈夫么。你这人怎么这么不开化呢!我看你是中孔孟之道的毒太深了。得用清洗剂清洗清洗。
乙 我是不开放。不过,我嘿嘿……
甲 你怎么?
乙 我还活着,可你已经死掉了。
甲 为儿子的利益去死,死得其所。比泰山还重。
乙 也许吧。就是没那么大的秤,也没人来称。
甲 没有秤,自己知道就行了。
乙 那叫老鼠爬秤钩,
甲 咋讲?
乙 自称自。
甲 这就对了。如今是人人为我,我为我。要的就是自称自。当我的儿子刚会说话,我就训练他说假话的能力。
乙 啊?说假话?没听说过。
甲 你这人真是井底之蛙,没见过大天。鸡蛙子刚出蛋壳,大惊小怪。告诉你,如今是发展商品经济的时代,俗话说,无奸不商。无假不商。所以我们教育孩子必须顺应这种要求而进行假话训练。
乙 你是怎么时行训练的?
甲 首先从最简单的假话训练起。进行假话启蒙训练。
乙 哪些假话是简单的?
甲 假话就是真话的反面呀。所以先让他正话反说。比方说,你吃饭了,人要是问你,你就说没吃。以此类推,可起到举一把三,立竿见影的效果。
乙 那我问你,你用反话来回答可以吗?
甲 让我来当一回儿子?也好,反正儿子比老子尊贵多了。
乙 你吃饭了么?
甲 (打饱嗝儿)没,没有。
乙 你穿衣服了么?
甲 (看自己身上)没穿。
乙 你有父母么?
甲 没有。
乙 你会说话么?
甲 不会。
乙 你是东西么?
甲 我不是东西,你才不是东西呢。
乙 你不是说要正话反说么。
甲 经过如此严格的训练。我儿子说假话的水平迅速提高。
乙 都有哪些表现?
甲 比如,我妻子给了他零花钱,我问他,妈妈给了你钱了么?他很沉着地说,没给。我只好再给他一份儿。他不想上幼儿园,就说老师病了,今天放假。过元旦,我给儿子买了一幅画,让他送给老师,我下了班问他,给老师的画送去了么?他说送去了。我又问,老师说了什么?他说,老师说谢谢。我一听很高兴,这样老师就会好好照顾我儿子的。过了几天,我找书时,那幅画居然在书柜里放着呐。我责问他为什么骗我。
乙 你儿子说了什么?
甲 我儿子嘿嘿一笑,意味深长地说,能超过师傅的徒弟难道不是好徒弟么?
乙 啊?还能上升到理论高度呢。
甲 我听了就象哑巴娶媳妇,高兴得没法说。我一下子跳起来抱住儿子的那颗宝贝脑袋大声说,我明白了,你真是我儿子,爸爸的好儿子,宝贝儿子,有作为的儿子,有志气的儿子,有出息的儿子,争气的儿子,大有作为的儿,天马行空的儿子,飞黄腾达的儿子,不可一世的儿子……
乙 总而言之,统而言之,总统而言之,大混蛋的儿子。
甲 不许你诬蔑我儿子。不然我就叫儿子打你一顿。
乙 让你儿子打我?上学前班的儿子?你不是让跳蚤吃老虎么?看我不他捏成长脖鸡。
甲 你不敢。有我在,你胆敢动我儿子一根毫毛。我手持木棒监视着你。然后让我儿子打你任何一个最薄弱的部位。直到把你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让你永世不得翻身。
乙 啊?你在帮儿子打架?你可真是儿子的——
甲 什么?
乙 狗腿子。
甲 当然了,不然为什么现在如今把儿子都叫做小皇帝呢。在皇上面前这狗腿子的职位能低么?你记着,儿子必须凭老子给撑腰,才能给撑出去。让人害怕。
乙 你是怎么给你儿子撑腰的?
甲 我不是对你说过么?要训练儿子的自我防卫意识不是?比如,我儿子让隔壁的明明打了。我就把他叫出来责问他为什么要打我儿子。
乙 要是人家没打,是你儿子撒谎呢?
甲 打没打没关系。反正可以假定或者说认定就是他打了。这样就可以通过活靶子达到训练儿子的目的。
乙 你是怎么训练他欺负小孩子的?
甲 这不叫欺负,这叫训练。我责问他为什么要打我儿子,那小子吓坏了。连连说没打,只是不想跟我儿子玩。因为他常抢他的泡泡糖。我没等他说完就厉声说,你胡说。我明明看见你打了我儿子两个耳光么,还敢说没打。我叫我儿子说,我看住他,你上去打,他要是敢动手,我就对他不客气。我儿子一听,象一头小狮子一样扑上去又踢又打,又咬又抓,把那个活靶子打得哇哇直叫,连声讨饶,经过这样多次严格训练。我儿子在我不在场的情况下也敢教训每个孩子,很快成为我们麻子巷的孩子王。而且,大有冲出小巷走向全城之势。我太高兴了,把我儿子架在脖子里边跳边唱:嗨啦啦啦啦嗨啦啦,嗨啦啦啦啦嗨啦啦,天空出彩霞呀,地下孩子王呀,只要父子团结紧,打败了孩子娃呀。嗨啦啦啦啦嗨啦啦……
乙 别唱了,人家孩子的全家都找你算帐来了。
甲 算帐?算什么帐?我招谁惹谁了?谁敢跟我算帐?
乙 你儿子打了我儿子。
甲 我儿子打你儿子?真是笑话。论个头,你儿子比我儿子高;论气力你儿子比我儿子大;论年龄你儿子比我儿子大;论心眼,你儿子比我儿子毒。只有你儿子打我儿子的可能,我儿子怎么能打得了你儿子呢?
乙 是你让你儿子打的。
甲 哎哟哟。天地良心。你听听,你们听听。哪有老子支持儿子打人的。这纯粹是开国际玩笑。滑天下之大稽。谁要让儿子打别人家的孩子,就叫他不得好死。出门撞汽车,过桥掉河里,坐飞机爆炸,坐火车脱轨,半路上叫疯狗咬一顿,回家就得上从外国进口的爱滋病。
乙 你再咒也没用。我儿子就是你儿子打的。不然他脸上哪来的伤?
甲 大兵www.pangdan.com/dabing/有伤就是我儿子打的?凡是你家里人有伤都是我儿子打的?你爷爷脸上的那块疤也是我儿子打的?天地良心。这好人是做不得了。好心做了个驴肝肺。实话告诉你。你儿子脸上的伤是狗咬的。要不是我看见把狗赶走,还不知道会咬成怎样呢。你们不酬谢我,反来诬陷说我儿子打的。
乙 你这是一派胡言。
甲 胡言?你还乱说呢。就算你说对了,人证呢?物证呢?谁能证明?没有证据,你就是诬陷。诬陷罪要判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严重的要判无期徒刑甚至死刑。
乙 你,你真是蛮不讲理。因为这点小事跟你打官司去?还不够败兴呢。你不怕丢人,我还怕呢。算了,这种亏我们吃得起。知道你是什么人就是了。我们惹不起还躲不起么?明明,走,以后再不要理这蛮不讲理的。
甲 好哇。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就行。就怕你还不知道。
乙 那你到底是什么人呢?
甲 你见识见识。
乙 蛮不讲理的?
甲 不,我今天不是在跟你讲理么?
乙 极端自私的?
甲 不,为儿子利益,我愿意牺牲一切。甚至我的生命。
乙 那你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甲 猜不着吧?
乙 猜不着。
甲 我是——艾滋病毒。
乙 艾滋病毒?天哪。
甲 谁要是敢粘染我一下,就让他不得好死。这样,谁见谁怕,谁还敢来惹我?
乙 那还算个人么?一个人干嘛一定要让人怕呢?人们在怕你的同时,你也就失去了一个最值得自豪,也应该拥有的关心,帮助,友谊和爱……
甲 你少来教训我。你尽管拥有友谊和帮助,但你没有威慑和力量。
乙 我?我宁可当一个没有力量但讨人喜欢的阿寅次郎,也不做有威慑力的东条英机。
甲 你这人真是不开化,老教条,时代的落伍者。
乙 我是不开化,老教条,可我还活着,你却死了,轻如鸿毛。
甲 (哭)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你怎么哪壶不开偏提哪壶呢?别以为我儿子杀死我,我就恨我儿子。恰恰相反,我永远怀念我儿子,只是有一个巨大的遗憾。
乙 什么?
甲 不能满地爬着让儿子当马骑了。
乙 真是奴才一个。
甲 你想当还当不成呢。我儿子从小就有经济头脑。他还在穿开裤裆裤时,就知道大钱比小钱多,钱多了比钱少了好。所以,他不花小钱,只花大钱。
乙 什么是大钱小钱?
甲 这是我儿子自小从事经济活动的专用术语。小钱指面值小的,大钱指面值大的。我儿子只花大钱不花小钱。买一块巧克力也要用百元大钞,给别的钱都不行。不然他就满地打滚,把我鞋的扔到街面上,用石头打玻璃,骂我妻子的姥姥。
乙 啊?你把你儿子娇惯成这样,长大还不杀人放火?
甲 嘘,小声点。公安局这几天正查这个案子呐。千万不敢让知道了。为了我鞋子的安全,为了我家的玻璃的安全,也为了我妻子她姥姥的安全,我不得不每天给他五张以上的大钞。
乙 你儿子能花了那么多么。
甲 我儿子至少每天要买三次零食,每次都得一百块钱呀。
乙 你哪儿来那么多的百元大钞呢?
甲 换呗,因为他已经养成一个良好的思维习惯。
乙 什么习惯?
甲 百元大钞才是钱,别的全不是钱。
乙 啊?你可真是训练到家了。
甲 当然了,这都是我重视早期教育的结果。我每天都得到银行去兑换大钱,以便培养我儿子的大款意识。
乙 他都有什么表现?
甲 有一天,我儿子放学回来,说他经过车站时,看见他姥姥来了,带的东西非常多,让我们去接。我让他看门,就和我爱人去接站。
乙 接回来了?
甲 连个影子也没见着。等我们一回来,儿子不见了,连抽屉里准备买洗衣机的一千块钱也跟着儿子一块不见了。
乙 啊?你儿子是在骗你们呐?
甲 他用的是三十六计中的一计……
乙 什么计?
甲 调虎离山计。
乙 那就赶快去找吧。
甲 我们动员所有的亲戚朋友找了一天也不找到。到了晚上,我儿子被宾馆的两个服务员搀着回来了。他东倒西歪,两眼发直,嘴吐白沫。
乙 啊?怎么了?是不是让歹徒抢了钱又打了一顿?
甲 不,你太低估我儿的能力了。他是喝醉了。
乙 什么?喝醉了?你儿子不是还不到十岁么?
甲 那有什么。酒壮英雄胆,饭饱懦夫肠么。懂不懂?甘罗十二为相,我儿子九岁当好汉,有志不年高么。
乙 真是养不教,父之过。这都是你教育得好呀。
甲 那当然了,他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他用调虎离山计把我们调走后,拿上一千块钱,跟几个哥们坐出租车,到迎宾饭馆嘬了一顿,到儿童乐园玩了所有感兴趣的游戏,又到宾馆包了二百多元一间的包房,准备一直玩下去,直到吃光,喝光,玩光,这就是我儿子的三光政策。
乙 比日本鬼子还多少文明一点。
甲 那当然。
乙 不过,日本鬼子还不至于去杀自己的父亲吧。
甲 那完全是误会。不然,我怎么能不怪我儿子呢?我儿子长大后,虽然没读下什么书,可在社会还是非常吃得开的。非常有钱。虽说社会上谁也怕他恨他,可对我们还是非常好的。每年给我上千块钱,你能有这么能干的儿子么?
乙 我没你那福气,也还想多活上几天呢。
甲 十天前,我到省城去出差,半路上车坏了,我住在一个朋友家里。他是开服装厂的,是当地有名的富翁。他们全家都出门去了,让我给看门。半夜里,我被屋里的响声惊醒。我抬起头一看,只见一个蒙面人拿着刀向我床前摸来。我刚喊了一声“有贼”。他就一刀朝我胸口捅来,在我失去知觉之前,我只听到了一个最亲切最动人的,也是最优美最感人肺腑的声音——
乙 什么声音?
甲 啊?是爸爸!
乙 啊?你就是这样让儿子杀死的?
甲 不,那不能叫杀,只能说是举措过当。
乙 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狗咬吕洞宾,蝌蚪吃了青蛙,虮子吃了虱子……
甲 我儿子用世界上最隆重最热烈最悲壮的仪式安葬了我,坚决要求公安机关捉拿凶手,并动员他手下的弟兄明察暗访,要为我报仇。
乙 真是贼喊捉贼,兔死狐悲,黄鼠狼给鸡拜年,鳄鱼吃人掉眼泪……
甲 那帮无能的警察,无论如何也破不了这么大的凶杀案。我在九泉之下听了真是高兴得歌之咏之,手之舞之,足之蹈之,对着六块木板大声唱——
乙 唱什么?
甲 世上只有儿子好……
乙 别唱了。

更多内容移步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相声小品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