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平米 > 小品台词 > 辣子嘴上街
辣子嘴上街

作者:6平米

时间:今春

地点:某城街口处。
人物:艾美环一男,28岁,环卫所领导(简称艾)
辣子嘴一女,50岁,市民(简称辣)
[舞台一侧立“文明街”牌,中央有一条石凳。
[幕启:辣左手腕挎个竹篮,右手拿一把蔬菜上。
辣:未进门的女婿把门上,忙坏了丈母娘,割肉、杀鸡、买烧酒,又到市场上买了新鲜菜,人常说萝卜快了不洗泥,这青菜也能做了鬼,老叶子不摘根又长,忙的我边走边拣跑回家。
艾:二十七八谈对象,今天去看丈母娘,这第一次上门,心情难免有些紧张,(欲走)你问为啥紧张?听说我那丈母娘嘴头子有些馋火。哎,这街上怎到处都是菜叶子。(边从地上拣边看,发现辣走到跟前,辣的菜叶子扔到艾的头上脸上)大妈,你怎能把菜叶随地乱扔?
辣:你管天管地,还管我走路拣菜?
艾:我是说你这个习惯不好,干干净净的个街道,让你跟天女散花似的扔了一地,多不卫生?
辣:哟,年轻人可以,思想觉悟蛮高的,那么好的思想,你把它拣了不就完了。
艾:拣是要拣,可你不扔不是更好?
辣:我扔不扔,跟你有什么关系?
艾:有关系,关系很大,因为这条街的卫生由我负责。
辣:噢,你是个清道夫?
艾:我是个清洁工。
辣:管这条街?
艾:对,管这条街。(辣又拣菜,并到处乱扔)哎!你这是干什么。
辣:这还要问,拣菜。
艾:我是说你不能给地上扔。
辣:我不扔要你们这些清道夫干什么?
艾:我再告诉你一遍:我们是清洁工,不是清道夫!
辣:知道,不就是洒水、扫地、倒痰孟,有时还得淘茅子。
艾:那怎了,什么工作总得有人干么。
辣:那你就干么,有什么好说的,这地上没有脏东西,公家不白养你们这些人了。
艾:看你打扮的栓栓正正的,怎干这种日赖事情;你真是驴粪……面面光。
辣:哎!你怎么开口骂人哩,真不文明,(拣的越快)
艾:这文明二字,从你口里说出来,显的一点分量也没有。
辣:你这是什么意思?
艾:你走路拣菜到处乱扔,本身就不文明。
辣:你,你算个什么东西,敢在这大街口出狂言“排砍”我。
艾:大妈,我不是“排砍”你,我是想让你知道,爱护公共卫生,人人有责。
辣:我的责任就是往下扔,你的责任就是往净扫,咱们各干各的事,谁跟谁也不相干。(像扭秧歌一样,越拣越快,而且到处乱扔)
艾:哎,你怎是这人,诚心跟随我过不去是吧?
辣:我就拣,我就扔,气死你,气死你。
艾:(使劲地扫,并有意在辣的脚下扫)好,你拣你的,我扫我的。咱们各干各的。
辣:哎,你这是干什么?
艾:扫垃圾?
辣:这有什么垃圾?
艾:这有思想垃圾。
辣:你这叫调戏妇女。
艾:谁调戏你哩,我看见你就麻烦。(又扫)
辣:打住,(厉声地)你以为我看见你眼明哩?尖嘴猴腮,一看就不是个好东西。
艾:住嘴,你以为你是谁,不知好歹,一看就是个糊涂蛋。
辣:像你这号人,没人同情、没人爱,到老也是个光杆司令。
艾:像你这号人,糊涂片加厉害,有老汉也是个受气布袋。
辣:那也比你个光杆司令强。
艾:放你的心,不蛮你说,爱我的女子排成队。
辣:啧啧啧,还排成队,谁爱你,除非眼窝瞎了七胳膊深。
艾:你把我说的不值两个麻麻钱了,我骄傲地、正重地向你宣布,在成群的美女中,经过精挑细选,已经选好了我的意中人。
辣:那是遇上捣眼窝了,要是我的女儿那怕一辈子不嫁人,也不会给你。
艾:亏你这号糊涂片子,谁成了你的女婿,就捣了八辈子霉了。
辣:你放屁。
艾:不能放屁,要文明。
辣:谁不文明?
艾:你不文明。
辣:你文明。
艾:我当然文明。
辣:呸,你文明个屁。
 
 
艾:随地吐痰,罚款5元,(开票)交钱。
辣:(夺票撕掉)我让你罚,我让你罚。
艾:你随地吐痰,就得罚。
辣:呸,呸,呸。
艾:再罚十块。
辣:为什?
艾:吐一口罚五元,三五一十五元。
辣:那你数(很有节奏而兴灾乐乎地)呸呸呸,呸呸呸,呸呸呸呸呸呸呸。
艾:你,你,你这人态度太恶劣了,不重罚你,你还知道马王爷长三只眼,罚你50元。交钱。
辣:没好交下,老娘可不是省油的灯。
艾:那怕你是个母老虎我也不怕,交钱。
辣:钱多的是,就是不交,我看你能把老娘怎样?(欲走)
艾:你不能走。(拉住)
辣:你放开。
艾:你不交钱,我不放。
辣:你要不放我就喊。
艾:你喊什么?
辣:我喊你公开耍流氓。
艾:嘿嘿,你这么大年龄,我这么年轻,人家不会相信。
辣:那你等着瞧,(一把抱定艾)快来人呀,有人光天化日耍流氓。
艾:哎(想法拆开老婆的手)你不要这样,你不要这样,你放开。
辣:你说,这次还罚不罚?
艾:罚,(辣,又欲抱住)好了,好了,我怕不过你,只要你从现在开始,再不拣菜往地上             
扔,这罚款我替你交。
辣:不信把你没办法。
艾:服了服了,我算是把你服了。
辣:服?给你说心里话,这还没给你更厉害的?
艾:更厉害的?
辣:对,你知道我是谁?
艾:你是谁?
辣:我是你们艾所长他丈母娘,我要寻了我女婿,保证打了你的饭碗子。
艾:什么,你再说一遍。
辣:我是你艾所长他丈母娘,怕了吧?
艾:(就地瘫软地倒在地上)我的妈呀。
辣:哈——怕了吧,哈——,不怕不由你,现在只要跟当官的关系扛硬,不怕是假的。年轻人,(扶艾)以后遇事还是压稳些。
艾:对,对对,大妈你说的对,不过有件事我没给你说清楚。
辣:什么事?
艾:这罚款,你得交。
辣:为什么?
艾:我们艾所长是我非常好的朋友,如果你不交罚款,我把今天事情给所长说了,恐怕……
辣:恐怕什么?
艾,恐怕,艾所长就不是你女婿了。
辣:不可能。
艾:怎不可能,我们艾所长比我还严格,如果艾所长知道他的丈母娘这么不讲理,还会给你当女婿?
辣:这……
艾:怎样?我想你应该给你未来的女婿挣点气。
辣:应该,应该(掏钱)
艾:(接钱),哎,这才是……
辣:是什么。
艾:这才是我的好丈母娘。
辣:什么,你说什么?
艾:我就是你的女婿艾美环。
辣:什么,什么,你是艾美环?
艾:对?
辣:你不是所长?
艾:是呀。
辣:所长也扫大街?
艾:所长应起带头作用。
辣:我的妈妈呀,今算把人丢尽了。
艾:妈——
辣:(掩住脸,不好意思地)嗯、嗯、哎。
艾:走,回家、回家……
辣:(对观众)我的妈妈呀,羞死人了。
[剧终。

更多内容移步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相声小品大全